离别

娄明
就着月光喝酒,在六月的雨水到来之前
万物就开始越发葱茏,日夜猛长
你朝着一条铁轨招手,仿佛以此就能招来一声
远方的笛鸣

这危险的意境多么美好,多么容易让我白日做梦
好像把一个梦套进另一个梦,把一个名字用力刻在
另一个名字背面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大梦如真
它们多么富有诗情画意

而我总会选择一天离开的,一个体内藏有白雪的人
不可能每次睁开双眼都遇到好天气
比如今天,当一列火车经过时,我的身体就一定摁不住
这被车厢里的人间悲欢所鼓起的风

而时光依旧凶猛,如你简单干净的笑容一般
能把坟茔吹薄,也能把浮尘吹厚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90后诗歌,2017-8-2 23:51,荐稿编辑:梦兮、诗人彬哥、流思湍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