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三首

呆呆
蓝夜——致J
 
我们在天空散步,踩着浮冰。
九月隔着篱笆,草丛里。
宫殿一座连着一座
 
“溪水又长出一块骨骼,绕过树林,灯盏看上去
笼上了烟雾。火车在地图上飞速奔跑,你要去南方”
 
雨点落在南方
大海将南方冲上悬崖
 
你是菊花,少年和酒。孔雀翎启动机关,离别钩装在箱子里
草木皆兵
愤怒是酒杯。碰一下,月光里溅出一千个长安
一千个你
 
佩剑,长啸,朔水而上。因为流箭,死于干燥寒冷的边陲
秋气渐渐丰盈
风起时,青萍已枯。你的女人整天打扫庭院
仿佛平原深处。湿漉漉的房子,湿漉漉的炊烟
 
 
青铜——致H
 
整个七月。
天花板上长满芦苇。我给你写信,讲到最多的是月亮:月亮每天让村子里少一个人
第二天。
 
又把一个陌生人,安排到我们中间
-----清晨。我爬上梧桐,仰望着云朵
苦苦思索自己应是什么形状
 
父亲是三角形
母亲是圆柱体。我的祖母,她整天在薄荷地里劳作
像一只鼹鼠,云朵张开手脚,整个天空皆是声色
 
另:闪电折下来的柏树枝
你要用梦寄给我
 
 
朱裳——致H
 
雨是长雨。
如此厚的颜色,在眼前渐至透明;到处是妖和精怪
 
土里面的脚印,成了蔷薇。萝卜叶子
石阶上水渍幽幽
春树稀疏,你坐在我身边
 
雨收。
夏日至,紫楝花束紧嗓音。成了人形的月光,送来信札:
总是无所事事
 
放下笛子,去水边割苇。雀鸟投林
正是露水求偶时节,蓬草到处飞
 
(选自诗生活诗歌论坛,荐稿编辑:林紫)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