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诗四首

梦兮
幸福的事
 
红心柳终于派上了用场,剁头去尾
刚好能够装的下张老太爷的一生
这个年轻时没有被掐掉头,当过兵打过仗挨过饿
活八十八岁,硬是没有硬过直肠癌
 
 
高帽子
 
天空的黑锅太大,没有谁
能够背的动。像当年满堂叔被生产队扣上
败毁门风的帽子,名声比天大
直到下葬那天,才弄清楚杏花肚子里的祸根
是她深爱的,考上大学,不能娶她的拴子,留下的种
 
 
公开的秘密
 
月亮像是故意的
它不挂在树梢,也不落在井里
端端从她的窗前飘过
 
苍白的脸,映照满眼的珍珠
李寡妇引流,让另一股泉水淌成河
 
 
与发小偶遇,在阳春三月的村子
 
记得最清楚,酒名叫杏花村。依稀还有几只喜鹊
虽然老态龙钟,却提高了嗓音欢迎,远道而来的贵客
好像村口的老榆树,发了新芽
 
次日早起,坪坡川山上的杏花红了
老村的春天就那样来了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微诗,荐稿编辑:韩庆成、严家威、蛇珠、陈中明、达人老黑、长林晓歌)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