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流派微诗及真善美

梦的门
严家威老师在微诗栏发帖,说:“现在,是着手微诗理论建设的时候了。理论从实践中产生,再作用于实践,指导实践,……”因此想“收集微诗人关于微诗写作的理论、构想、体会、心得”。我私下里觉得这个想法很不错,但是一时又见谈论的人不多,所以,虽自知浅薄,也斗胆说几句自己的想法,提出来和大家一起探讨。
我理解的微诗,尤其是流派微诗,首先是针对诗歌的社会现状提出的。诗歌和社会的关系,既复杂又微妙。可以说自古以来,人们就一直在探索诗歌入世的分寸、尺度。不管言志,还是抒情,诗似乎都是建立在人生境遇和社会现实的基础上。按理说,诗关心社会,更关怀人心,社会大众应该对诗感到亲切才对。但是,现实却恰恰相反。诗和社会大众的疏远,以前是,现在更是。如果说以前是高不可攀,现在则是不屑一顾。确实,社会大众对诗的陌生化和隔阂由来已久,现在发展到很严重的程度。你可能会觉得诗歌写作本来就是少部分人从事的,大众化后可能会导致诗歌的庸俗化,有害而无益。但是,诗歌的意义和价值不也在于传播吗?如果只是诗作者相互的欣赏,随着圈子的变小,诗会不会日益萎缩,最后因贫血而萎靡不振,甚至难以为继?这恐怕是每个写诗人和爱诗人所共同关心和担忧的。
正因此,流派微诗在我看来是入世的,是变被动为主动的。这入世,分两个方面,一是诗写内容的入世,二是诗的传播与接受程度的入世。第一方面来说,随着韩总干预诗的提出与倡导,微诗栏目就很侧重对社会现实的反映与参与。时事入诗,表现出对社会现实的迫切关注,并伴随着强烈的情感抒发,虽然一时间还显得有些鱼龙混杂,泥沙俱下,但从中也涌现出不少的优秀作品。可以说,其中凸显出了对社会正义的呼声。为什么流派微诗要这么做呢?我想它首先不是为了哗众取宠,它也不是为了和谁叫板,它是基于对社会底层和弱势群体的同情,是站在活生生的现实里发声的,冷暖自知,有感而发。因此上,我说流派的微诗是入世的,过去是,以后更将是。第二方面,说它的传播方式和接受程度入世,我想说的是,它的贴近大众和亲民。首先,从形式上看,它短小,五行之内,从内容来说,它的语言大多是口语化的,并不难懂。对于当今社会的大众来说,比起那些晦涩的长诗短诗来说,微诗似乎更容易被接受。加之主题、内容贴近大众,生活中的点点滴滴都可以入诗,细微处见真情,让人倍感亲切。所以,我说流派微诗是入世的。
入世是好事,意味着它将有更多的受众,但同时,这也是一种冒险。让微诗走进普通大众,走进普通大众的生活情感,尝试建立友谊,让人认识理解诗人写诗的良苦用心,这也就意味着,更多人的参与,可能加进很多不确定因素,给微诗带来巨大的冲击力。因此上,微诗很可能毁誉参半,也很可能被带到陌生的领域,甚至失去它的严肃性,沾上一些不好的社会习气。社会是个大染缸,社会大众有可怜可爱的一面,也有它顽固的劣根性。这就是说,微诗要入世,就要面对人性的复杂。面对人性的复杂,微诗又如何把持住自己的方向,守住应有的底线呢?
我觉得这主要取决于微诗创作的环境氛围。大家在一起,互相参照,就难免互相影响,形成一种氛围。氛围好,则大家的创作热情也高。那么,什么是好的创作氛围呢?我想,最好的就莫过于创新,不断的创新。微诗虽然内容短小,但要让它变得精悍有力,就要下很大的苦工。首先就在于创新。如果说文学作品的生命力都离不开创新,那么,微诗则尤甚。因为它篇幅短小,给人的第一印象很重要,没有创新精神,就很容易变得千篇一律。而只有创新,不断地创新,才能让人耳目一新。
创新又是从哪里来的呢?除了语言方面、思维方面的新,我想最关键的,还是情感方面的新。文学作品总的来说,还是以情为主,以情动心。所以,要让作品有感染力,首先得要有一颗鲜活的心,有鲜活的心,然后才能有鲜活的感受,进而才能有鲜活的表达。名著之所以成为经典,我总以为是因为有一颗真心在里面说了真话,所以,不管岁月怎样流失,世事怎样变迁,面对真性情、真心话,还是会让人觉得亲切。
不过,话又说回来,人性是复杂的,光有一个真,显然还不够,真底下还得有个善,真上边还得有个美。善不是伪善,美也不是假美,都用一个真字贯通了,方才不会误入歧途。诗人们之所以争论,是善要紧,还是美要紧,我想都是因为缺少一个真字。没有真的善是虚伪,失去真的美是空幻。
最后,我还是忍不住要用句老掉牙的话来总结:微诗的前途在于真善美,诗的前途在于真善美。乃至文学,乃至社会乃至世道人心,如果说还有什么前途的话,那也一定在于真善美!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诗歌评论,2017-8-5 00:36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