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二首

老卒子
桃花何止十里
 
每一朵桃花都如此鲜艳
但每一朵都是稀释的颜色
 
脸颊微漾
我的城已经有一场大爱萌动
我就是那支描摹桃花的笔管
我装着比桃花更浓的墨
我在干涸贫瘠里行走
我的体内有一条滚烫的河流
在激荡、在轰鸣
 
三月,除了泼墨
十里桃林。我还要不停地
把笔管里的墨
泼向城镇、巷弄
泼向山林、田野
泼向四海八荒
我要让
整个人间都荡漾起来
 
 
 
白洋淀看芦苇
 
白洋淀,看芦苇
惊出一身冷汗
当芦苇身体长成
尤其是集结在一起
 
这一根根,直通黑暗
从污泥里窜出的喉管
 
每吐出一次
洁白的芦花
都冒被锈镰封喉的危险
 
总控制不住咬碎钢牙
这咬牙声
是危险的
 
(选自《中国诗歌流派网》聊天群2017.7.30,荐稿编辑:老家梦泉)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