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有活水源头来

村夫
是雪,暴风雪
从我童年路过
失落群峰,许多年
巍峨出
山的风骨
一次次隆起
亚洲台地
爱也高原,恨也高原
我都是高原之一
 
是泪,一滴眼泪
因为
一粒溫暖阳光
挥泪
告别冰川
流淌出
北方苦寒的歌
还有我的国
所有江河都从我泪腺起源
 
我是活水,无边
无沿
 
(选自《诗日历》微信交流转发群2017.6.28,荐稿编辑:老家梦泉)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