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落在洮河畔的马家窑

杜小龙
窗子在筛雪
筛下四千年来方圆十里苍茫
冬天的尾巴上飘着夜色
也飘着白色的安痛定  回到内心
叶子涌进大地腹部
 
雪摇着树 摇着缄默的山
偶尔摇动内心的微澜:投射杂音的湖
白色药片飘动 在穿墙术和隐身法之间
 
万物浸在窗里   漂白乃至
虚无。然后把自己抛向
雪:生活有太深的误会
他们在窗里飘动或虚晃一枪
——窗子吞下大量安痛定
那就像母亲——一个始作俑者
真实的一生
 
(选自《诗日历》微信交流转发群2017.7.22,荐稿编辑:老家梦泉)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