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华坪山上,与两只乌鸦对视

王子俊
早十点,堵车。右边悬崖
两只乌鸦,刺破沉寂的时间
刻意穿出松林,掠入
 
漫天飞舞的尘埃。两只乌鸦
迫降在公路旁,灰白的石头。
波纹状发髻,眉似弯弓。
子弹般的目光,射穿
我焦虑和惊悚联结的软肋。
 
在华坪山上,与两只乌鸦对视
我断定,这不是要命的鸠酒,
而是世间最安稳的福气。
 
两只乌鸦,呱呱两声
就越过了华坪山。
仿佛说,山顶风大,回吧
 
(选自《诗日历》微信交流转发群2017.8.5,荐稿编辑:老家梦泉)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