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粮山,小雪初降

郭玲玲
只一夜,你填满了冬的空隙
青山 黄叶 果实 粮仓
那些被秋风吹散了的
被时光冲淡了的
被你 遗忘了的
在一场雪里埋下复苏的种子
白,是大粮山的底色
是通往两千多年前唯一的路径
老将廉颇还未走远
他留恋的故国山河 赵卒兵士们
也未走远
在高高的摩天岭运筹帷握的将领
仿佛第一次找到自己
丹河为屏
黄砂是他的武器
梦想着一场兵不血刃的胜利
不能说谁比谁更高明一些
历史的穹隆之下
总是漫天乌云遮面
我们在文献的只言片语中
寻找真理和未知的过去
寻找远去的秦垒和赵壁
小雪天,我遇见
在诗人笔下悲愤流泪的廉颇
他的盔甲和兵士
全都交予命运的掌心
重新体味日子的艰辛
那一刻 他又重新找回自己
清酒、昏灯、白发、无声
……
 
(选自零度水的博客,荐稿编辑:王海云)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