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淮田
一生我只做
一件事,就是用铁锤、凿子不停地
击打一块石头
 
日夜叮叮当当
耗尽了我的精气,一块块石头
击打碎了,也没有凿出一个
滚圆的石球
 
直至
把我的名字,凿进石头
碎在碎石块里,成为
碎石子的一部分
 
也没有成为一块碑
在半山坡上,很少有人知道
孙淮田是谁
 
更没有人清楚
一座坟座南朝北,深情地注视着的
是山下的村庄
和淮河水
 
(选自孙淮田的博客,荐稿编辑:梧桐树)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