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的梦羞涩了

赵凤翔
春姑娘唱完了九九的歌谣
在北方的北方
我没有看到耕牛的影子
也许江南的燕子正在路上赶着
 
风走惯了的路径
依旧吆三喝四地来来回回
柳树画上了淡淡的妆
撩扯的膨胀的小河溢出了春水
 
地表下萌生的力量在集合
少男少女们用穿着描述着春天
这个早晨,太阳笑了
昨夜的梦羞涩地掩上了脸
 
(选自赵凤翔的博客,荐稿编辑:特爹)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