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六首

丑石
蝉有多少只
 
你听到它的叫声就站住了
这是第一次听到
你才想起
今天是7月的某一天
你抬头就看到那根枝桠上趴伏着蝉
你数 一 二 三
你数四五六
你数七八九 十
他妈的 一起十八只
它们叫的时候多么欢快 傲慢
根本不理你的感受
根本就什么也不理嘛
它们的叫喊造就了一个城堡
你站在外面
你根本就不是它的子民
 
一只叫的时候 刺耳
三只叫的时候 震耳
十八只叫的时候 你什么也听不到
 
不仅仅是这棵枝桠
不仅仅是这棵树
不仅仅是我的耳朵
不仅仅是这个夏天
 
有多少只耳朵
就有多少只蝉
 
 
1990年的杭州
 
那一年的杭州天气晴好
有几个白人
在街道上走动
我紧跟着
要好好看看他们
这还是
第一次看见外国人
有两个孩子 少男和少女
边说边笑
还回头看了我一眼
那肤色多白啊
春天的阳光
照在她们的脸庞上
完全是透明的
那么干净 那么明亮
天使一样
我一直跟着她们
舍不得离开
象此刻舍不得停下回忆
那一年是1990年
那一年不再读书
那一年血本无归
那一年
因为这个美妙的回忆
是美好的
 
 
空调车经过红旗路
 
她随意的
掀起了下摆
并用手那么轻轻地
抚摩了一下
露出的肚皮
她可能不知道
一个人
通过车窗
看着她
她可能是******
也可能是所谓的良民
但这不影响
她肚皮的美丽
一个胖胖的女孩
可能穿着红色的衬衣
也可能是蓝色
我只记得
那深陷的肚脐
那随意的抚摩
给我带来长久的回忆
美好而又热烈
 
 
我们搬运木头
 
为了不让木头上的钉子
伤着我们
在月亮下,我们的行动轻快而谨慎
我们一根根地把木头
堆放在小车上
尽可能不丢下一根
从远处看
就象两座小山
穿过小巷
又拐上花雨路
夜晚的风很凉快
警察也下班了
在红星路十字街
我们一边抽烟,一边
等着绿灯重新亮起
 
 
坐在河流中
 
坐在河流中
让那些小小的鱼咬我
这些不知名的鱼
比我更白
胸口的鱼要小些
它们让我痒 而那些
深处的
环绕脚趾的鱼
让我疼痛 但它们
都是小小的鱼
 
我整天都坐在河流里
渴望着更大的鱼
来吃我
 
 
我这样写到
 
我这样写到:北京路 延安路 中山路
在人民路 我上了四路公交车
 
我这样写到:上
有人在树叶下行走
树叶正在落下 有些飘在行人的头上 飞驰的轿车上
一个人正看着一切 无动于衷
一个人的手插在女人的口袋里
他能不能拿走灵魂呢
现在是秋天
从夏天过来 这之后就会到冬天
我在这中间活着 上了一辆又一辆汽车
 
这是芜湖 在安徽是个大城市 在中国是个中等城市
在地球上是个小点点
它支撑着我
身边有六十万张嘴 在梦里和我说话
醒来就脚疼 就上车
我这样写到:坐了一路又一路的车子
身边有许多影子飞速倒退 比童年跑得更快
比幻想跑得更坚决
一阵阵头晕 头晕啊 闭上眼睛
在黑暗中 有许多话拥挤在喉咙
我还在城市中转悠 今天 明天 后天
我这样写到:当我不能再写
我这样写到:象现在
我这样写到:下
 
丑石,安徽芜湖人。生于60年代末。作品曾发表于《橡皮》《诗选刊》《诗歌月刊》等杂志。有合集《锅巴》。提倡口语写作,更注重自由表达。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