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六首

白鸦
致雷喑
 
雷喑兄,宁波之行,你真慷慨
打发老婆回娘家
与兄弟专事饮酒,不舍昼夜,忽而想起早年
一起智劫生辰纲的事
来生,再有上山入伙的美事
勿相忘
昨夜小酒酣畅,偶遇几个台州哥们
和一个草包
缘分不浅!草包不像马科
亦不像老剑
低智商时代,做个资深草包谈何容易
须二十年寒窗
须被刀歹《广州故事》中的情色单词
击中下体
所以说嘛,雷喑兄,色情文字
草包不宜
草包更不像我,白某姓白
单名一个鸦字
着白西服,偶作算命先生状,想来就来
想去便去,又未念过新中国的大学
岂有草包天分?只可惜
未能重访天童寺
“花香
还是美人香?”十年前
第一次寻访天童寺,毛毛还在念高中
羽妹初嫁
柯露露还不曾与我撞个满怀
究竟何方美人,山门外斗胆问我?
“哥哥身上
似有檀香味”
“嗯,世上确有一种美人香,和尚闻得
哥哥闻不得”
那日,雷喑兄,你还在安徽做小官
我从广州飞到宁波
谈一桩小买卖,正值婚外情的年纪
那日,天童寺白绫飘扬
明旸法师刚刚西去
如今十年已过,满目青山
法师是否乘愿再来,不得而知
雷喑兄可知否?
 
 
王雀轩
 
七十二小时前,我的侄女光临人世
在北京复兴医院
穿过纸片一样飞舞的杨树毛,以及一阵阵
操着卷舌音的普通话
我看见她通红的小脸,右手背上的胎记
一百米开外,木樨地桥南地铁口,人流如啃骨头的蚂蚁
我的侄女,在北京伟大的噪音里
高傲地睡着了
“给她重新取个名吧”
其实去年秋天,母亲的墓碑上,她已经有了一个名字
是预先刻上去的,叫王胄
她被习惯性地想象成一个男孩,听奶奶说
“墓碑上孝子孝孙多,才能镇得住”
不知道究竟要镇住什么
但我想,该把名字取得响亮一些,比如叫王胄
七十二小时前,王胄真的出生了
出生在最该叫王胄的城市
但他却是个小姑娘,在中国最大的城市
她突然一声啼哭
让我听见故乡的油菜花,正在三千里之外怒放
翻开一本旧书,为她重新取名的时候
北京的春天正接近尾声
雀轩,就叫王雀轩,小名叫苗苗
“这名儿真好听”
可是王雀轩和王胄,谁才更是她呢?
其实去年秋天,为了镇住什么,我也有一个儿子的名字
刻上了母亲的墓碑
他叫王乘,去年下大雪的时候,我猛地想起
他还没有来到人世
其实他根本就不可能来到人世
一个虚构的儿子,一个叫王乘的男孩,让我养成
暮色中散步的习惯
他或许真的在某个地方,镇住了什么
他比我高傲多了,他甚至高傲到不再出生
不再与我人世相逢
仅凭这一点,我的儿子
一直在我找不到的地方,教育着我
 
 
刺猬
 
晚上,刺猬爬过的地方落叶翻起来
有一小片湿土
它们留下自己独有的气味
但我嗅不到
直到昨天下午,一个小学四年级的男生捉住它
把它投到沸水里
它婴儿一样的叫声让我突然想起
我住在它的附近
已经三十多年了
校园后面的树林子,我走过很多次
那些小洞穴
一直住着与我有关的东西
昨天下午,这个小镇上很沉闷
有一场阵雨
帮我忘记了很多事情
晚上的时候,月光十分浑浊
落叶松动
我想刺猬已经缓缓地爬出了洞穴
有细微的喘息
肯定还有一些冰凉的想法
只是我听不见
 
 
武当
——9月23日游武当大雨
 
大雨登山,尔等止步
我独上金顶,听八百里武当一声鸦叫
方知山有剑气
仇恨清凉,浮生已过一半
一路上你语细声轻
如隔世的小手,击我胸前枯骨
令山中睡仙翻身
游龙不死
我乘雨势一声吟哦,玄帝殿被风吹高一尺
你不易察觉
Nemo,此山本是云堆砌,风吹即散
今日美人作伴,水神尾随
踏云访仙路弯曲
但我心笔直
乾坤自然笔直
三五个天帝殿上端坐,手指头笔直地摁在剑上
令下界子民安稳
小鬼慢行
我抖一抖淡紫色的雨披
引来橙色闪电
雨中烟火,同情每一只望乡的鬼
给他们让路
Nemo,你可曾记得几只青色蛤蟆雨中挡路
其中一只阶前昂首
一蹦三尺
它知道你心中水势温柔
靠近些,Nemo,如此这般一脚着地
一脚踏空
更像一对过客
今日无根树下,拥美人上天
美人葬我入云
我不宽衣你不解带
万里心通,千里雨汪洋
其实从琼台那边下来,你的呼吸扶摇直上
已经高过了雨声
走过南岩一段沉闷的石阶
鸦声又起,三五个过客岩下躲雨
脸色茫茫
方知游山过半,人到中年
Nemo,大雨登山我心席卷万物
在武当绝壁上
画美人隐约,眉目晶莹
无边无际的雨珠从她脸颊滑到胸前滑到手臂滑到指尖
倾泻在栈道上
方知百年小命,弹指无踪
我伸手向虚空
四十年错过的万物一把擒来
一掷成灰
 
 
浮水印酒吧
 
W,广州一别,如隔三秋
后来我翻小人书
在一幅冷僻的插画中找到小路,拜访你描绘的怪人
那船长模样的人
视力极差,我接过他手里的绳子
不知用途,就像洞中岁月
你口含芭蕉扇,一吹
变大了,我无法再把它变小
W,今夜,浮水印酒吧的音乐像糖果
大珠小珠
落玉盘,又像药引子
听,酒吧外面,广州的隐蔽之所
传来哭
笑,哭哭笑笑,打打
闹闹,W,你不要心惊
请举杯,秋天即将完蛋,各种低档的果子
接二连三掉进草丛
而你感觉不到,在广州那么热的地方
你四季裙装,走猫步
画荒唐的画
在一款迷人的游戏中,埋伏
尖叫,割脉
有时不小心做女王,舞软剑的姿势
看得出几分寂寞
如果舞红丝巾,不小心
会怀上小海盗
W,那是西历几几年的事了?可惜
我不在场
游戏中,天不荒,地不老
岁月漫长,怪物亲切,子子孙孙无穷匮也
寻宝的小路千条
万条,W,我亲手为你制作的小灯笼
丢在了哪个洞口?
“失之不易!”那小妖说
日常即荒诞
梦境即现场,你只需轻点鼠标
把一个游戏玩得发烫
木偶就会动情
你只需一小截铁器,一小块面具,即可帮助偶遇的人
完成爱情交易
W,举杯之际起风了,方圆三百里
树头纹丝不动
这些年,我喝酒的速度
越来越慢,在一款杀人游戏中东躲西藏
身经百战,险些
被红尘看破
W,那日从浮水印酒吧往回走,暴雨刚过
闪电不远,体育广场向天空的方位
漂移了一米
我的心,倒回去两年
 
 
乱世书简第69封
 
四月,病中的月亮回到手上
一定有狗,在还乡的一日闯入暮色,伴我去水库
挖春笋的时节麻雀快活
狗骨头软
人低飞
Nemo,小地方的狗不怎么上档次
步子迈的很土
有时候天女散花,狗叫悠扬
狗叫悠扬多像死笛子
被风吹响,又像冷僻的史例写入小文人的书信
打动漂亮的傻姑娘
Nemo,去水库的路上遇狗
等于复习一个梦
梦中一声喊,弯路可以拉直
狗,站在那么硬的梦中,朝月亮叫
月亮病在四月
四月披在土狗身上
狗,在去往水库的石子路上飞奔起来了
它率先跑到水库边
吼麻雀
麻雀翻滚在半空中
Nemo,那就是水库,淹死过教书的兄弟
和绝望的妇人
动不动就打架的八十年代
岸边一户彭姓人家,养凶狗一只,漂亮姑娘两朵
教书的兄弟生前腼腆,但不止一次
奔向水库
拦下年少的情敌
四月,Nemo,有时我带一条黑色土狗
在去水库的路上
有时在水库边伸手向天
接住暮年的月亮
或者,目击麻雀在天空里打群架
又色情地飞往他乡
 
白鸦,1971年生于安徽芜湖。诗人,诗歌评论家,淬剑诗歌奖评委会主任。2008年提出中产阶级立场写作理念,2010年提出过程诗学理念,2014年获英国行动亚洲公益机构番石榴奖。著述多种。诗学关键词:叙述、公民、过程、直接、可能。现居北京。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