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六首

张会勤
蔷薇树下
 
一、
 
我说,流云真美
就那么自由自在的飘啊飘啊
飘个不停
还可以随意的变换形状
马,白羊,仙人,姑娘的小手绢
或者任何你能想到的东西
 
你说呢?
 
二、
 
对此,你不以为然
草地上的虫子成群结队而来
又整齐有序的走远
草地上的虫子啊,显然比天上的流云有趣多了
你偶尔抬起头,偶尔说上一两句
或一两个单音词,嗯,哦
或者音调上扬的“啊”
 
三、
 
那时,我真怕有一天分离
时间就不会重来了
我的流云和小羊将再也不会出现
而你的虫子仍会成群结队
它们喊着人类听不懂的号子
整齐而有序的
一代代繁衍
 
四、
 
那时,我们谁都没在意背后的蔷薇树
也没闻到过她特有的香味
我抬头,看见的是流云
你低头,看见的是虫子
蔷薇树背后的少女
看见的是我们的背影
当我们转身时,我们看见的
是一对情侣匆匆走过
 
五、
 
谁也不记得为什么
忽然就结束了
忽然就没了电话、信件
没有你无奈的皱眉和略带不满的嘟囔
 
我在你看不见的地方
安静的整理信件
按时间一一排序
然后点起一把火,把它们
统统烧成了灰烬
就像这几年,我渐渐烧尽的青春
那火,从火苗到火团
再到火苗,火星
和灰烬
 
六、
 
许久不曾做梦
关于蔷薇树的梦
她的花香我仍是不记得
呵,我真希望啊
她可以再入我的梦
哪怕告诉我一段故事
就算是杜撰的
也好啊
 
我不需要那里面有真实的姓名
也不需要有流云和草地
更不需要有草地上的虫子
只要让我再闻到那独特的花香
我一定会抬起头
看见蔷薇树的叶子和花瓣
记住她们的形状
 
 
无题
 
整个下午,虫子都在噬咬我的身体
这感觉就像世界末日。哦,怎么说呢?
好比一个人忽然长出一千条腿,而这一千条腿
迈向不同的方向,它们各自的方向
而,这个人
就完蛋鸟
 
于是我不断的催眠自己
是在开着外挂的另一个世界
体验人生
就算疯,就算死,就算变成孤魂野鬼
我也有原地复活的机会
 
于是我站到了楼顶
俯视脚下斑驳的大地
红色的楼顶、灰色的人群、青色的烟尘
有那么一瞬间,我似乎想通了
一只鸟,如果没有天空,它还飞个屁啊
 
于是我愤怒的长出翅膀
以实际行动表明了我要做一只鸟的决心
而接下来,我要飞过高山,我要飞过海洋
我要撞在只剩半截的不周山上
我要在死前最后一刻,对那个尚在发呆的躯壳说
谁稀罕做人?谁稀罕做人!
 
 
故事
 
【第一天】
 
跪拜。虔诚的刽子手
高举着闪闪发光的钥匙
然而风里有狐臭
有一群人混乱的影像
反复播放
 
牙齿咬着嘴唇
瘦弱的手拼命伸长
钥匙闪着光
门就在不远处
散发着致命的诱惑
 
【第二天】
 
跪拜。平静的湖水变成了镜子
七级的大风也吹不起皱纹
空气里有着花的香味
 
有人使劲嗅了嗅,然后睡去
有人扯动嘴巴微笑
有人双手合十,喃喃低语
 
一丝儿声音都没有
静极了!黑夜如约而至
而月光,冰冷
 
【第三天】
 
沉默。把耳朵挂在墙上
四肢蜷曲着休息
什么也不想
 
而,第三天,终于来了
我们仍有完整的爱意
感觉,也不曾毁去半分
 
浅尝辄止,在一杯水里慢慢复苏
一丝一毫的胀大、破壳、发芽
杨柳般伸展腰肢
 
如果再有一场雨
在面前结出无数的泡泡
便可以看见彩虹,看见自己
 
【第四天】
 
沉默。认真的画着自己
眉,稍高一点
眼角,拉长一点
眼睛要漆黑
嘴唇要厚
 
最好不穿衣服
身体是匍匐在地上的
耳边有一圈嗡嗡响的泡泡
不断在炸裂,炸裂
 
【第五天】
 
沉默。闭上眼
在黑暗中急速前行
说好了的终点呢
莫不是也隐匿了踪迹
不愿见我?
 
请好歹露个面吧
不要失信于人
不要听了北风的挑拨
宁肯折了自己
也不愿见我
 
【第六天】
 
大笑。门在前方打开
一些黑影喷涌而出
没有天神和美人
没有长生不老药
没有心心念着的人儿
 
一些人大哭起来
一些人伏地不起
更多的人在黑影里消融
呜呜咽咽的声音
越来越小
 
【第七天】
 
大笑。和着泪水咽下血肉
咽下宿命
咽下最后一粒火种
 
他们高举双手
像欢迎凯旋的英雄
欢迎结局
 
 
春天来了
 
这该死的春天!要热不热
既热且寒,磨叽的就像个大妈
转头就是粉桃花,转头就是白玉兰
没有叶子肯出来相见,且让她孤零零的
站满一整棵树。这孤独的春
这该死的孤芳只好自赏
 
 
如果说放下
 
如果说放下,那么
必先要提起,搂抱在怀中
用体温捂热,再消去她的寒
 
爱她一万次,每一次都用尽全力
让浑身的血液沸腾
让她再也不能忘记
 
如果说放下,那么
就先放了自己吧
放下颈上的枷锁,放下脚下的镣铐
放下身段,放下你昂起的头颅
 
 
稻草人
 
稻草人掉进我的梦
不说话,不动,不看我
我小声哭泣,不停抹眼泪
坐在稻草人身边
它破旧的衣衫拂过我的脸
 
在梦里,几百年前的下午
我也是这样,坐在他身边
他低头看书,写字,和对面的人说话
闲下来时,转头看我一眼
我也是这样,不说话,不动
我陶土做的脸,没有任何表情
 
张会勤,工科女,年过而立,在芜湖某企业工作。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