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六首

扫地
大和尚
 
悬而未决。
有人闭关念经
有人生不得死不得
有人杀人放火
佛陀是如何教育的呢。师父说:
"徒弟一去数年,杀人放火不易"
可是旁观者也不易啊,虚构的
已成就真空妙有
 
身长八尺、腰阔十围
阿罗汉身体,千万斤气力
酒到了十分,倒拔得碗口粗垂杨柳
心口气不平,三拳打死郑屠夫
大和尚,平生不修善果
口称洒家,大闹五台山,火烧瓦罐寺
佛陀是如何教育的呢。师父说:
"徒弟一去数年,杀人放火不易"
可是旁观者也不易啊
虚实之辨,已令人恍如隔世
 
八月十五,三更子时,六和寺
大和尚抢出僧房
62斤浑铁禅杖急抄在手
料想是,必有一场好厮杀
却原来是时候了
“听潮而圆,见信而寂”
钱塘江潮声如雷,白月如悬
“今日方知我是我”
 
 
马兰头
 
今年忙于去年。
看见一地的垂丝海棠
才想起很久没来了
去看花之前,你去竹林里
掐了不少马兰头
洗摘干净,开水浸了,切段凉拌
中医曰"性味辛凉、微寒"
马兰头将唤起前世的味道
乡思、相思。无助、无住。
青青,轻轻,卿卿。
嘈嘈切切的中文是毒药
也许你原本需要
一盏青灯,青过马兰头
无尽的奇思异想,只该向灯火燃尽
如果青烟一缕被谁截留
亦足以窒息
春天过去,马兰头消失在竹林深处
你和它永不再见了吗
猫,锁在铁笼子里了
狗,每天奔向桥头
青鬃马,自己鞭打自己
和尚,光头衲衣布鞋
万万千千的山庙,不知去了哪里
他们都是这个春天的马兰头。
 
 
丁酉正月十四
 
抬头看见月亮
的,不是只有你
还有消失的人
这是二十年以后
丁酉正月十四日
江边的迎春花开了三朵
有人把其中一朵移到佛前
当然这是一霎那的念想
不确定花落何处
你说,"时间慢得心口疼"
迟迟不能老去
要让一个人把你的寒苦寥落
理解成魏晋风度
从哪说起都太远了
"死便埋我,荷锸随之"
问你还记得?
上一次大醉而眠
恍恍惚惚说了些什么
 
 
章法
 
月光倾泻于长江芜湖段
在水波里若隐若现
月光下有远山和城市
有很多树和树叶的味道
这是一年中最好的光阴啊
不用来浪费,就可惜了。
脚蹬千层底,先走两趟拳
恍如绝世高人
尔后打坐在桂花树下
慢慢睡着了。你察觉到
自己缩变成一颗花粒的过程
落于青草,不再回到树枝
月光仍然照着
这种没有章法的睡眠。
后来你还是回归了本相
听到犬吠和虫鸣
你恍惚记起一些事情
踏雪,打架,写春联
“独坐青山读野书”
还有一把紫砂壶上刻的铭文
“炉上春茶吹雪”
这都是梦里的原创
无关语法,没有章法
就图个痛快。你觉得
如果不影响别人
有时候不需要瞎讲究
不考虑含蓄,不考虑传世
既然你觉得西风一吹,
悲从中来,且随它去吧。
就象今晚冷不丁的桂花香
直上心头。虎躯一震
躲闪已经来不及。
 
 
探母
 
不要多久,你就会想起
黑黑白白的
雪后赭山
恍如淮河平原的村庄啊
恍如谁,闪动的背影
就在这一夜
杨四郎已经盗得金令箭  
黑牛也已遁入济南府 
他就要跪倒在娘的面前  
千跪万跪,也折不了儿的罪  
他拖着长腔和长须  
长过三十年  
他大喊着,娘啊  
黑牛回来了,接您享福去!  
娘亲老迈,却要挂帅出征  
思念黑牛哭瞎了眼啊  
辕门和柴门,一样的  
西风猎猎花落尽  
一样的,天地黑白  
只两色。从宋代起  
覆盖2011年1月21日  
安徽省芜湖市的赭山之阳  
之阴,以及  
永生不可抵达之时  
哦,会翻筋斗的不止是  
孙悟空,还有他  
同时是六个人的那个人 
 
 
梦中身
 
佛陀,孔子,老子
都给你留下一个
锁眼,往外看
或者往里看。
入睡前翻看
的这几本书里
蛇的行迹左右不定
似乎只能停滞
但很快现身远处
表明她柔滑无足
却有移动身体的本领
只是你认为
一次次蜕皮,使得
“找到自己”这个问题
越来越模糊
原始森林充满疑问
一棵树是一棵树
如是而已。
现在她咬下致命的一口
如果你喊:疼!
那么的确在梦中
 
扫地,原名曾劲松,1972年生于安徽亳州,现居芜湖,国内知名古玩收藏家,痴迷中国传统文化。少时习诗,多年不辍,其写作较为独立,近十年风格渐趋稳定,思想受佛学影响较大,观照当下生活和精神的落点,行文则简略跳跃,古风远追。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