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六首

林黎
暗疾
 
近来胃寒。饮酒,呕吐得厉害。
隔壁有巫师,在楼梯口,出。没。隐身。
目光抬起,顺着扶手,拐入菜畦
的深处。泥土,青草,腐败和生长的气息。
他长长地舒一口气,幻觉更加真实。
风吹来,月的光晕在水面颤抖
湖水冷静,栏杆处倾斜,有明显的弧度。
灯光,隐藏纯粹的钝音。远去,再远去
明天,天空会很蓝,并且有一直蓝下去的
意愿。我们,
落在平面几何里,蜷曲,又伸展
而你,为钝角,一度失去锐利的攻击。
森林之外的山坡,色调柔和
落叶清晰,草地疲软,石头隐晦。
一抬手,夕阳即落下。
唇角的线条,简洁又明朗
囊括隐喻和反讽
囊括一整个夏天的风向与标志
此时,的步伐,适合行草。尺幅宽大
需要留白。需要,留下注脚。
这,几乎是不可能
把这个世界,全部
交给你来把握
把谎言,把烟草,从我的下颌处夺走
又来复制。
 
 
月亮照在石头上
 
那天,我读到了杜甫的诗
他说
请看石上藤萝月
我想想,似乎明白了
原来,月亮
除了照在长安城
还可以,照在石头上
(他们,大多看见了月亮
照在长安城
好比,照在现在的北京
天安门)
要是,那石头
可以容得下一个人
或两个人,坐下
或躺下,对于现在的人
也是件不错的事
当年,武二郎就躺在景阳冈的石头上
睡着了
那时候,月亮
会照在我们的脸上
或背上

那是多么可爱的月亮啊!
 
 
落花
 
李商隐是在人家走了以后
看见了花乱飞,并且
落了一地
可是现在,我们这里已经没有小园子了
或者很少,一般人进不去
轮到我,我会站在六楼(高了不敢去)
的楼顶
翻来那堆破纸
对叠,撕开
再对叠,再撕开,一直撕下去,然后撒下去
那情景
一定比落花来得
痛快
快活
当然不会去扫
当然不会有泪
小的不知牛党
小的眼中是不远处的高楼
小的眼中的灯光远比你那时候
绚烂
小的希望住在三楼四楼七楼八楼
傍晚以后,回来,开了灯
在卫生间洗澡抹一身泡泡
想想,那该是多么惬意的事啊!
 
 
一只狗
 
网传
户县甘亭镇芦某因差一元嫖资被打死
呵呵
这和狗有啥关系
我还是想到了那只狗
最初,被拴在公司老总
宿舍的
楼下
后来被安置在门卫旁边的车棚里
这样过了
三年
就和老总一起搬到了他的“别野”里
去了
现在想来
一只健壮的大狼狗
一只成年狗
那么多年
都没有性生活
是多么
可怜
如此,也不会因为嫖资问题
被杀,该多么幸运
你不是狗
你不知道狗的快乐
呵呵,与不快乐
 
 
下雪
 
雪是从房子后面开始下起的
我看见了它们。它们,很快又下到了檐前。
一开始它们下得很潦草,像是少时旷野中浪漫的
追逐,奔跑
随意地抛洒,花朵,草籽,和枝叶
我伸出去的手掌缺乏领悟
它们只丢了一片,两片
我在意的片刻,只需片刻
的融化,尚未完成
它们已迈开了步子,去了远方。彼时
四野苍茫,寂寥
而炉火刚好。你仿佛
在画中,比划手语
我没有消失在远方
我只是从远方来,借用了雪地里的
一串印痕
作为抒情
你随手画下了几朵莲花
那坐在莲花上的人,念
三十三天之真言
哦,雪,下雪吧
雪下下来了
 
 
我梦见我死了
 
我梦见我死了,我躺在那里
四周很吵,也很安静
有人说话,有人抽烟,有几个窝在那里打扑克
鞭炮不时响起,来了
一位我的老友
他给我鞠了躬坐在桌子旁
我的女儿,小声哭泣,门前
走过,那个女人
那个女人捏一串钥匙那个女人做了两下张望
那个女人
轻轻地走了
有音乐响起
我并不喜欢
他们哭与不哭,他们因我与不因我
我静静地躺着,没了任何牵挂
接近中午的时候我被推进了火炉
烈焰熊熊地燃烧
我感觉我的血液有了缓缓地流动
我坐了起来。
我口渴
我想要一瓶苏打水,或是其他。
而所有的仪式即将结束我保持了沉默
 
林黎,男,原名刘益雨,安徽芜湖人,2013年开始发表诗歌。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