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六首

外星人
阳光选中的孩子
 
这是被阳光选中的孩子
被风调教的孩子,被钟楼唤醒的
孩子
这被轻放的,孩子啊
 
要学习勤恳的,养蜂人
在雨天熬制汤药
在阳光中晾晒纸张和那些不安分的
字迹
 
要向远处的草原和云块,致意
无法到达的彼岸,不能振动的
飞行,都要致意,向每一粒剥落的
火星
 
要大笑吗
要像顶着花骨朵的小果实安静地
生长吗
要恣意,妄为吗
 
被阳光选中的孩子,也是被闪电
击中的,孩子
我们都需要,一整片宽广的棕榈或
致幻剂
 
 
停不下来的巴赫
 
巴赫不会停下来
即便巴赫停下来
巴赫的手指,也不会
停下来
早春时节
我们要往山谷发射
一些银色的光圈
要良久的盘旋
那是类似回声一样的
器物,血污
与齿痕
可是路上的脚印
已经散了
踪迹全无,已不可能
追循太远
所幸我们有巴赫
而巴赫不会停下来
他的手指永远不会
停下来
但这仍然不够填满
所有的坑洞
我们至少还需要
一副纸牌,若干烟叶
才能勉强应对,剩下的
夜晚
 
 
想起一首唐诗
 
半夜醒来
忽然想起来一首唐诗
那里面讲的是
有一个姓李的人
身在异乡,已经很久了
 
他的朋友很挂念他
所以,就不知是写信
还是托人捎来口讯
问他,哪天回家
 
可是连日以来的阴雨
将池塘里的水涨得都快
溢出来了
路难行啊路难行
所以,没法儿回家
 
我想,他一定还有别的
事情要忙吧
谁知道呢
反正,总之,回不了家
 
唉,什么时候才能
再一起
秉烛夜谈
当时连绵不绝的阴雨呢
他想。
 
MD,这里也总是下雨
而且老子也不晓得归期
 
 
梵高的日落
 
在玄关
窗纱摆脱了亚麻的粉末与光线
翻滚的啮齿们啊
 
近处的瘟疫与祭坛
自杀的圣徒们如绝粮的灾民纷纷掉落
 
我亲吻了弟弟,或是与他
在杏花丛中写几封书信
这时天色一点点暗了下来
 
我们点燃了橡木盾,收获
成片的草籽和啤酒花
 
我们在院子里种植秋千
喂食墙头的灰鸽子,清洗
笔刷与枪 械
 
当孩子们咯咯大笑着赤着脚
跳过黄昏
时间将成为我们最好的,赝品
 
 
墓志铭
 
来不及去看荷花
黄昏 已经叠在睫毛上
我来不及
不能让时间等太久
我已等得太久
我应坐在诗歌围拢的礁岸
仰头喝光凡鸟的甘露
吐出沙子
人们不会注意到我
我的胸口站着巨石  人们
不会注意到我
我的黑眼睛
我闭着我的黑眼睛
不听耳后古怪的声音
我让它陪着风一起去旅行
灯亮了
人散了
我还在等 我一直在等
不知道光阴何时再次升起
那张旧帆
谁的手
将拉开这粒孢子的帷曼
我这就睡了
枕着就要被这暗夜染黑的
火种
来对我说晚安吧
把你的手 放在我光洁的
额上
 
 
波尔卡与奶糖
 
要如何告诉你
我有多么爱你
用黄昏下的苹果园
作比喻吗
 
飘窗前的蔷薇架
酣睡的鼻息
还是纸上缓缓倾泄的
细沙
 
我爱你
如松节油与颜料
铺满花朵的演奏厅与
暖床
 
你要迎向我的
凝望,流动
于我
如我手中搅拌均匀的波尔卡
与奶糖
 
外星人,原名胡兵,生于七十年代末,安徽芜湖人。一个出世与入世的梦游者。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