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七首

李商雨
雨的书
 
写她!看,雨的书里雨落
“细雨三更花又飞”(吴文英)
 
写她!她是一个人的书
她需要研究。而雨的学问
 
是造访的学问,也是邂逅的
学问。写她!只有青春
 
半面妆。雨的书,卷起造访
和邂逅,两处茫茫皆不见
 
写她!五月零落,一生落雨
雨的学问只有造访和邂逅
 
 
抄星
 
星是,昂星。牵牛星。明星
长庚星。奔星,要是没有
那条尾巴,那就更有意思了
星河廓落的很啊,他在抄星
 
月儿呢?月儿正闲,有一个人
在马路上散步,他闲过月儿
他抄星,在南芜湖,冬夜迢递
路灯一会儿白,一会儿红
 
 
梦浮桥
 
星期一的清晨唱:梦浮桥?
星期二的清晨唱:声声慢?
 
那星期三清晨呢?你看:
吉原艺妓在雨声中清谈
 
一阵暗暗的蓝色江南,袭人
窗前的蓝雾绕在脚边,镜中
 
1657年3月东京清晨大火
那风俗画的师傅隔岸叹息:
 
浮世不过梦一场,何必如此!
东莞女孩有何错,瞬间永恒!
 
 
车过合肥
 
想想,那叫合肥的地方
只因姜夔才有了一分妩媚
 
想想,门前杂草里坠一片
胭脂红,想想南城赤阑桥
 
寻常巷陌,门牌上写着英文
千丝柳下,穿着橘黄衣服的
 
清洁工,仿佛一段艳阳天
想想,他一生都无暇思索
 
城市寥落,昨夜的酒精被按在
胃里,夜晚又延长二分之一
 
想想,那叫合肥的地方
他一生都无暇思索什么叫命运
 
车过合肥,他想起了1994
他接近你只为彻底地远离
 
 
好人
 
立秋,读到张爱玲——“第二天起床
振保改过自新,又变了个好人”
 
立秋,读到契诃夫——
“他是一个好人,真是无话可说”
 
当对一个绝无可圈可点的人评价时
最常用的说法,他是一个好人
 
不是吗?天下最无趣的人就是好人
但所有的女人都期望自己的爱人是好人
 
 
璧人
 
可以不——我把她
呼为璧人
 
这个德语女孩有一天
晚上,给我弹了
 
两个小时民谣吉他唱了
两个小时的歌
 
她说她喜欢很轻的民谣
很轻的不知
 
为什么我总
执拗地想起洛尔迦
 
虽然我知道二者
就是世间的风
 
马牛可是很多不搭杠的事
到头来总会穿针引线
 
缝到一起去
比如说几天后
 
她突然变成一幅窗前
很淡的水彩画
 
是矩形的,电脑屏幕大小
只有两种颜色:蓝和绿
 
 
在鹿野苑
 
我们相距了两千五百年吗
不,水杉落叶乘时光穿越器
 
旋转着,送来你在鹿野苑
说法的声音。阿赖耶
 
——窗外,堆积着越来越厚的
空寂,有着肉冻一般的
 
晶莹。用筷子轻轻按了按
良玉裸体颤动着
 
色情的空寂夜,在2016年12月
在鹿野苑,银色时光机
 
在地铁里,我把头埋在
镜与灯上,一觉睡到了犀浦
 
李商雨,生于安徽。大学时开始写诗,在《诗刊》《天涯》《汉诗》《诗歌月刊》《人民文学》等发表诗歌。任教于安徽师范大学,现暂居成都。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