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六首

如是
不安
 
这小小的不安来自何处?
我看看四周
寒气弥漫
雪花像落英一样缤纷
沿着河流
有一群人就在我的前方
我想让他们慢下来,我告诉他们
 “昔不至今”,这是东晋
一个叫僧肇的人说的,据说他
只活了31岁
他们说,这与我们有什么关系,与河流
有什么关系?
我们一起走了很久,走了很多年
或许是这一天
我看见他们走过大雪覆盖的丛林
枝条上厚厚的积雪摇落
一瞬间的惊呼
又被北风吹断
去年今日,我曾在那里倚着树干
看大风呼啸了一夜
 
 
雪如果持续落下
 
雪如果持续落下,必定会
让树枝更低,但抵达额头
仍有距离
通过一张图纸,这幢楼建成了
天空会更低
但等你登上顶层,伸出手,你会发现
仍遥不可及
 
新制度与旧制度,接踵而来
政治与经济,文化与伦理
互相对视,清算
或暗送秋波
五千年已逝,但仍然与自然
了无交涉
 
一个人
男人或女人
沉默,无法代替另一个人的沉默
但可以相互印证
并在沉默中,保持自身的
完整和独立
 
 
看龙灯
 
我今晚在六楼见到的龙灯
与我小时候看见的有所不同
它盘旋着,长而巨大的身躯,远远低于
我渺小的身体
 
夜的窗口
我俯视着它
但它渐渐升高,并且高过我
同满天的星斗齐平
 
今晚,我坚信我消失的故乡
就在它游走的身躯里深藏
 
 
明媚的阳光回来
 
明媚的阳光回来,照见
尘封的书页
这个午后
复习的欲望等同于
新的探索
插页中,一张张泛黄的照片
那些被抽象的旧识
让我自足
 
被剥离肉体的时间
像一阵风
去了又来,或许是
它从来也没有动过
 
 
对一根绳子的观察
 
它现在完全松弛下来,悠闲地
超脱了尘世
如果时间向前,匆忙、零乱
我一塌糊涂的旧生活:
一根紧张的绳子
而正午的阳光持续加热
接着,湿漉漉的衣服上冒出了热气
过去了,厌倦了的一天
我待在室内,观察一根绳子
现在
它的上面空无一物,因为空无
黄昏也松弛下来
 
 
生活的奇迹
 
我记不清对你们说了些什么话
但我不会忘记
这子夜黯黑的群山之巅
曾经被白昼照亮
光明,让我们一起弯下腰
在石阶和记忆中攀登
 
我爱你们
爱醒来之后就不会再睡去
明天会到来,你们会离开
像众鸟因黄昏的召唤归林,又在
晨曦中飞去
 
很多年
你们生活在我看不见的地方
处人,做事,习以为常
简简单单的日子
看上去像一个又一个奇迹
 
如是,男,安徽芜湖人。以诗歌创作为主,兼写随笔和评论。2005年与友人共同发起“可能阵线”诗歌群体,倡导诗的“可能性”与“直接抒写”。其作品散见于《诗选刊》、《诗歌月刊》、《诗林》、《青春》、《青春文学丛刊》、《大象诗志》、《中国风诗刊》、《新诗大观》、《中国诗》等全国多家文学期刊,诗作被收入《中国网络诗歌史》、《中国网络诗歌年鉴》、《震心》、《爱在天地间》、《诗歌美学导引》等多种诗歌选本、诗歌理论选本。曾多次在全国诗歌大奖赛中获奖。诗歌《幻觉》入选《中国当代诗人代表作名录》,诗歌手迹被收入“香格里拉中国诗人手迹墙”。有作品被“中国现代文学馆”收藏。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