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六首

孤城
窗花
 
转世途中,走错了路的花瓣。犟着不凋谢
所有的美
都是一口一口喂刀刃,喂出来的
身后往事
多被疼痛镂空。遇见你时
在别家窗棂
你正就着一纸浮云,过着楷体的烟火日子
寂如一檄求医的皇榜
若我只是过客
一定还会有雾雨霜雪,月黑风高地,将你揭走
 
 
养鱼经:不关睡莲,及其它
 
一条鱼孤单
 
两条鱼乏味
 
三条鱼
刚好
救活一缸清水
 
 
旁观者
 
时光从牙缝里
剔出骨架
 
我一朵一朵饮过凋敝的春天
如你所见
那走失在灰烬里的,被灰烬永恒吞噬
 
我且活着。只是活着
如你所见
一日日,长风无从拆走我内心的庙宇
 
这逝若汹涌的过往
我需要泪眼模糊,才能将你看清
 
 
西河微茫
 
墓穴里挤满走投无路的灰烬。他们爱过
恨过
然后泯然
 
反复被梦使用
不出声
一说就错
 
下半夜的撩水者,一遍遍擦拭
西河
骨头上的忧伤——干净。月白
 
那整整一条河的幢幢,我们看不见
 
明月随了逝水
在别人的眼里风流,在自己的缄默中孤单
 
 

 
落笔前,忽然犹疑。是不是该写下:
我这一生
 
一滴墨水,就快要抓不住
餍足的羊毫
绝壁悬崖上,一个眼看着就快要抓不住的人
那种泫然的样子
该怎样描述
烟云掩饰谷底的皑皑骸骨,低处是
今生来世的淡墨家村
 
宣纸上的忧伤,在一滴水墨汹涌的内心
提前晕染
一张宣纸,几乎失声惊叫
几乎就要飞起身来
去接一个
眼看着就快要重重坠落的人
 
 
十年
 
哪儿也不去
什么也不干
十年了。只在一个叫做“仙境”的地方
把独自的寂静
打磨得
彻骨薄凉:一朵昙花,拓印在瓷片上
 
是的,十年时间,足够让一块好铁,慢慢老去
面露愧色
足够落寞幽思
滴穿石头
十年时间,你虚无
你无声无息
在清风在月光在流水在记忆在心灵之上
镌刻过往逝梦的余香
 
十年里,我在人群里时有发现
又不断失望
十年里,足够把一些人和事慢慢看成空气
在眼前出没
我已经用伤口
原谅了刀光
 
“在生存与文字之间寻求平衡”
十年了,颓然喝下的酒,再没有一瓶是
你拎来的
秋风又起,落叶四散。我在十根琴弦的颤音里
平衡一颗流星颠覆的尘世
这一次,我没有你说的那么游刃有余
 
十年
十年
十年……
这样的叠加,无异于寂地雷霆——
佳人令妆镜起皱
暗疾剥出行走的白骨
 
鸟儿在深林冷不丁啼叫。若寂寂十年,桂香里
落定一枚棋子
云淡天高,遍地暮色
都是佛的眷顾
默然相对。容我站在落日左边,为你写一次:10……
——黑白磨人,十年为记。能写几次
就写几次
 
孤城,原名赵业胜。安徽无为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出版诗集《孤城诗选》。现居北京,任中国作家出版集团中国诗歌网编辑部主任。作品散见《诗刊》《人民文学》《星星》《诗选刊》《诗歌月刊》等期刊。入选《中国年度优秀诗歌》《中国诗歌排行榜》《中国新诗年鉴》等选本并获奖。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