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五首

梁震
毛病
 
我走在路上
一个人
慢慢的晃
路过一所学校
正值放学
他们像湖水一般涌过马路
说说笑笑
蹦蹦跳跳
我夹在他们中间
不由自主地加快了
步伐
等这阵湖水漫过
我又是一个人
在路上
慢慢的晃
 
 
好的爱最后都是情怀
 
风晃动整个九月,叶子就在酸酸地摇落
你忙着去捉,我在你身后捡
书上说这叫两小无猜。我仍然记得
你比那槐树花还要美,风一吹
你就笑了,小虎牙一下子就露出来了
 
墙根下你扔掉的小纸片,我找你借过的
小人书。太阳挂在教室里的窗户上
你挂在我反复纠缠的花季和旧时光
每年的新年明信片,总有一张舍不得用
我不再咬铅笔了,我不再是那个白衣少年了
 
我站在人群中的样子,像极了抽屉里的那本
毕业纪念册。唯有当初情怀还在,据说是爱
二十年的脚印爬满了小山岗
 
我的记忆里从未有长过一秒钟的对视
是的,连一张小纸条没有。树林子后面
我的黄昏和小山坡全是臆想
你在那里面梳妆,偶尔贴花黄
在我虚拟的镜子里,一张完美的脸
有人大口呼吸着幸福,涨红了初恋
可记事本里唯有一个人的心跳和慌张
我反复翻越自家的城堡,从头到尾和自己作战
 
所以,这么多年。你未曾听过我的歌唱
那多半与你的眼神有关。你在福州的图书馆
抑或芜湖的老镜湖商场,你拥有平静的
生活版图。而我,二十年的脚印爬满了小山岗
 
 
请让你的房子发出一点儿声响
 
有人住的房子一定有声音
没有声音的房子一定不幸福
 
两个人的相遇像一团火
当C遇上K,当Ag遇上柠檬酸
他与她总能创造一些小惊喜
比如硬币与电话亭,微信与火花
因为彼此不了解。在地铁的某一站
两个人抱得那么紧,荷尔蒙弥漫
炉火上,水车在幸福地“吱吱”响
 
但人心并不可知。你我无法预测
下一秒,生活的井何时枯竭
当沉默出现,当黑夜降临
请为你枕边的人拢紧被子
请打开吸尘器,洗衣机,或者音响
不要被沉默打败好吗,不要冷到无声
 
给爱一个全尸,当灵魂深处的气息
四下散去。请让你的房子发出一点声响
 
 
今夜,我幻想你的肉体
 
这里是细雨霏霏的五月,日子庸常而短暂
我一个人从北方回到南方,桃花落了一地
只是弯了弯腰,黑夜就降临了。我听到
秒针反复敲打木门,提醒尚有未归之人
我挺在床上,从床头到床尾,体内嘎吱作响
这些年,写着,玩着,身体就老了。我们
哭着,笑着,日历就黄了。我多想是自己的
出版社。我多想再版那幕1934年的爱情
 
今夜,我向你摊开我自己,包括手机和身份证
我向你摊开三十年来的自己,还有过期的药水
我只是想你的肉体了,幻想一下也不可以吗
我有宽敞的阳台,一支纸烟还在安静地等我燃烧                                                              
 
 
我所有的勋章都变成了伤痕
 
我在黄昏的脚下蜷卧着
像一只疲惫的狗。我的眼里
布满万里无云的天空
正义,爱,和慈悲反复掠过
只是有一只鬼住进了我的心房
 
我翻阅经书,和杂志。包括你们
我在闪电和彩虹之间苟且
我越过了历史和它的裙底
历经丝绸的呻吟以及牛皮纸的呐喊
我想打一壶酒,并且寻找那些年的花间
 
但它又过来寻我,每一个房间
每一个橱柜,从里层到外层
我合上声响。勋章和胶卷开始发黄
一幕幕在心头上演,我心爱的人!
你是找不到牧羊的人,还是走丢了我
 
阳光反复地,反复地重复着亮
那些片段和伤痕被你我唤醒,再唤醒
你知道的,我心里的鬼再也找不到了
 
梁震,70年代末出生,1990年开始文学创作,作品见于《人民文学》、《散文》、《青年文学》、《诗刊》等,有诗集三种,随笔集和长篇小说各一本。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