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五首

原石
冬雪未漫过门槛
 
冬日
道过晚安了
还是有些冷
在这个江南小镇
活得太久
我又想起了雪
好多年的
那么美妙的东西
只在我眼帘上留下影子
从未漫过门槛
走近我
一次也没有
 
 
安魂之酒
 
惯例死的人要到河那边去
我却在渡口安顿下来
 
柴扉虚掩酒旗空悬
象一个古人隐姓埋名
 
我只在一天敲响竹梆
兜售安魂之酒
 
纸幡竹马而来的君子
渡桥风大当心惊了魂魄
 
我还乜着眼睛逐个打听:
可认识一个叫原石的朋友
 
 
另一个世界的稻子
 
另一个世界
稻子一望无际还没有收割
镰刀立于磨石一侧,肤色雪白又慵懒
立冬了,他们一点不急
半夜,北边的风吹过来
我紧闭门窗
翻开暗红的箱底
豆亮的油灯下,看见嫁衣
鼓乐,花轿以及焚香
伊人冷艳如霜
那场婚事原本说好的
就在今天
一望无际的稻子全部收割了
 
 

 
湖水吞咽无边的黑
直到自已变黑
以及湖畔长出一头黑发的树
也被黑色的梦寄走
那件事想想就令人害怕
我躲进世界的另一面
它却翻过手掌
将天抺黑
将地抹黑
将蛰居的小木屋抹黑
将正逃岀的我抺黑
好吧!
我永缄其口
彻底为你消失
 
 
贤如瞽者
 
传说,黄浦江畔的乞者
和我相似,刺骨寒风中
总能占据最好路面,向阳而居
又谙于剪法计算人生
剪去色彩,剪去声音,剪去时间
甚至剪去一条腿
或者一只胳膊
用极简的方式,呈现人生种种断处
 
传说,我和他们都是佛陀身边之人
众人广坐间,示以诸般人间色相
残臂,断足,匍伏于地
火劫后的佛堂,省略来源的人生
 
其实,我贤如瞽者
执美人之手
丈量春潮流过的纹路
为她们指点迷津
而且,我记性很差
遇到的人,说过的话
转身即忘
 
原石,原名盛微,江湖诨号风中古僧、半袋弟子。南陵县人,现求食于芜湖市。七零后,过了写诗年龄又重新爱上诗歌。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