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五首

谭永存
这个季节我不再抒情
 
梅,看你一眼我就走
——摘自安子的诗歌《梅,看你一眼我就走》
 
这是四月。云和雨水分开已有时日
在南方,一切分崩离析在即
朋友,当你说:梅,看你一眼我就走
终于明白你远比我幸福
 
这个季节我不再抒情
一枚枯竭的花朵在死亡的河流之旁
低垂着头,它曾比沉思者更沉思
比绝望者更感受绝望
 
没有哀曲来送达亡者的灵魂
渴望一滴哀挽的泪滴是多么奢侈的想法
人们面无表情面对这个四月这个季节
正如我对过往的日子不再抒情
 
 
坐在河的对岸
——致母亲
 
天空撒下鹅黄色的羽绒
青禾无沿
蝙蝠煽动高高的树叶
与月对语
 
河的对岸是我家
临河傍树;河流咫尺间
六步台阶细微有致
弹奏季节
 
间以棒槌击打岁月盘钟
无数次
晨起抑或暮归
河水应声而起
 
这悦耳的音乐渗透到骨髓
在异乡,总感觉到像现在
坐在河的对岸
听母亲弹奏无字宫商
 
 
端坐在群山上
 
我终于可以坐下来向南或是向北
罗列心中的万象与眼前
广阔的土地能不能构思
成一幅燃烧的油画
花开到极致处只能用
海来形容,而
石头多到一定的程度就是
林了。我不知道它们
中间是怎样的美学关系
观巧云冉飞暖风徐徐
故窗好友在不远处频频向我招手
乡音醇厚。他离家已有经年,如今
春风得意回乡办厂
色彩不减当年
 
 
夫子庙
 
打开泛黄的册页,小乔掀开轿帘
走下来。一袭袈裟的乔心觉走下来
邵逸夫儒雅地走下来,王稼祥神色凝重走下来
谭震林心有成竹走下来
 
我的太祖父走下来,缠着小脚的奶奶走下来
疲于奔命的小民走下来,四面八方的香客走下来
地痞流氓走下来,只为朝拜一位
无名无姓的夫子
 
今日,我从的士走下来
士机手指一戳:侬,刚开发的小区
你要找的,正是我儿子刚搬进去的地块
 
 
在麻桥水泥厂,看见一棵古树
 
停车再徒步,与废墟撞个满怀。但见风影不闻风声
杂草连着天涯,世界把所有的风尘赶到这里
一切静物乃是特写, 我们是特写下唯一幸存的生物
 
开山铺路抑或造广厦万间,这没有什么不好
山石意义的存在毕竟是在人间
但在漫天的粉尘中营造诗意的家园是多么值得怀疑
 
我们继续深入废墟的源头。半空突然滴下一粒
鸟鸣。举目处 ,百米见方青筋裸露的山体已体无完肤
一棵硕大的古树傲然屹立于苍穹的边缘
 
眼睑忽然湿润,从我眼睛里滴下第二粒鸟鸣
当一切摧毁止于敬畏止于对一棵树的尊重
我们何必对过往的云烟耿耿于怀
 
谭永存,网络名:站在废墟下的诗人,70后,安徽芜湖南陵人。主编出版《中国诗人现代文学作品集》系列选集。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