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六首

穗穗
题引:在一根想念和伤逝的琴弦上,诞生的爱之《神曲》
 
春风引
 
我在人世蜗居,深藏莲子心
不轻易开花,也从不招蜂引蝶
 
我有最小的娇媚、最炫的紫
在你宠溺的唇角与原野开放
 
而你是天边人,拥有风筝骨
与草木言欢的人,不仅有豆腐心
也拒绝刀子嘴
 
你在孩子的瞳孔里
扮演春日迟到的王子。而我
怀揣小骨头,守着麦田
 
守着人世最后一块净土
不顾一切的向上生长啊
 
 
给我
 
给我雷电的深爱,尤如瞬间的猝死
在一片自恋的绿叶,刚刚启悟的漫漫旅途
 
如果不能跨过悲伤,卸下果壳的束缚
我就无法领悟客居的身体,它的完整与残缺
她的叹息和美,他的叛逆与力量之鞭
 
请给我海啸的深爱,尤如永昼的蒸腾
 
万物寄情于我,而我——深爱着你
深爱着死神那阴晴不定、随性出击的完整旨意……
 
 
南方的春天
 
我对春天的感觉,很迟钝
早晨起床,开始检讨自身
突然发现,初夏的裙子
穿在身上刚刚好,不冷不热
 
原来,我一直都在春天里
原来春天不仅仅是眼中的景
还有体内,一再被晨跑的风
唤醒的少女合唱团
 
 
回到一首诗里
 
路过我的天真,不如路过我的昙花或曼陀罗香;
路过我的性感,不如路过我的孔雀或凌波微步。
 
夜色浓,狮子壮。
我像一只潜伏的小兽,认同一段危险时光
又埋首痴迷于这种危险……危险的
想象游戏。
 
捕风的人,
你一定要慢下来,慢慢的
慢慢的,慢慢的路过我一生的天真与性感。
好让我们一起,一起
回到春天,回到一首诗还未塑形的原胚里。
 
 
想你的时候
 
想你的时候
空气都会沸腾
每一样物件
都会灼手
 

热爱着诗歌里的你
热爱着想象中的你
热爱着渴望但始终
渴望不到的——你
热爱着每一次回眸
都忍不住要毁灭掉
的——我
 
这样,我就可以九死一生
可以在渴望不到的汪洋里
变回鱼类(自由穿行)
不说人言,不听人语
不做人事,不想人欲
也不管人间的人心
——海底针
 
 
无题
 
想你!
想到不想!
想到不想的“想”
唉,一次,又一次……
我们,我们将各自
在哪里终老?!
 
或这,也是美丽的忧伤
在想你旅途中,路过、走过
不带走一片沉重的云彩
 
穗穗,本名梁文静,70后,笔名:穗穗、紫穗穗。安徽芜湖人,祖籍江苏扬州,过程主义诗人。曾从事编辑、记者、演员、金融经纪人等职。著有诗集《女人书》、《我一直在奔跑》,诗话集《穗言穗语》集,现暂居北京。1987年开始发表作品,作品散见诸多报刊杂志。属野地之麦穗,孤独的行者。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