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五首

缎轻轻
猎犬
 
南京栖霞山下,12岁的我
开始谋划
蓄养猎犬
遗址狭长,枫叶红了又绿
相纸记录了
这场软弱的童年
 
一个少女
心如猎犬
用尽力量
驱赶同类
 
 
无谓旅行
 
在巴士车上
一行人
忙于争论
因为西北空气干燥
我们迭迭不休的嘴唇
布满了血痕和硬痂
——是,那些言辞中有血迹。
因为窗外
香荚蒾开得美
枝头上颤巍着坠入欲望的人心
塔尔寺中
菩提树叶入秋后会撒落,
黄金遍布游客头顶
此定律亘古未变
而此刻
花蕊不耐烦正吐舌
 
凡世间不得不宁静的……老树已年迈
低声发问:
从清晨至良夜,人们
为何不睡眠?
 
因为风刮得大,我们年轻的头颅上
头发愈来愈凌乱
李白的诗句在脑海中翻来覆去
“白发三千丈, 缘愁似个长。
不知明镜里, 何处得秋霜。”
 
在几日中,把往日与未来猜透
你碎裂的疯狂之想法只是他人不经意下眼珠转动所余留的鱼眼白
在节日里我摇动小旗——
旗帜在他头颅里翻滚,碾碎了神经衰弱的石子
这是可悲的
又洋溢着喜悦
场景流动,而男人与女人深陷于空想的鱼肉罐头。
 
因为呼喊后听不到回声,你就当认识了一个哑巴
会拉二胡的,蓄胡须的,但性别不明
他悲情而又机警的眸子
在房间里迅速搜寻
如黑衣便警,最后目光落到一株水仙上
 
晚餐,此刻开启了罐头。
 
 
儿女
 
孩子们,呼吸香气馥郁
他们爱旷野之上玩耍
也该承受,一株植物一生的遭遇
 
提到他们,我还有一点伤心
庭院拥挤,草木青黄
白发如斯,我驻足望。
 
 
冬日之花
 
花园里钉着受难日,谁的
花园?
谁的受难日?
早晨,为了维护这些花草
剪草的人奔奔跑跑
花瓣莫名,枝叶萧瑟
冷风闲逛于根茎之间
 
张大了嘴呼喊,一个哑巴
被种植在花园
请原谅,这暂定的规矩
被一朵冬日之花钉死
 
 
松柏
 
在我思维平坦的大道上,两侧自然是松柏
人烟稀少
百看不相厌
你盯着我,是通过放大镜
松针在我瞳孔里,象一根刺
 
而实际呢?
我已把这生活的小区踏腻
脚步如此厌倦
仿佛对万物
心无牵念
 
入冬后,这楼下的松柏
更加灰尘仆仆
皎月映射在厌世者的脸上
澄彻喜人。
 
缎轻轻,原名王风。生于皖南,现居上海。作品散见《诗歌月刊》《汉诗》《青春》等刊物。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