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五首

胡明珍
在广场,夜行
 
燃烧着的黑,卷起来。我拐过胡同
猫一样,挣开了夜色的拉链
 
有人出售今日的面包,苏打水和明日的气球
我正拎一兜苹果――
刨光表层的,是香味中柔滑的手指
 
汉正街,仍出租着行人和风
我摘下帽子,明白了灯光闪烁的意图
 
 
这是纯粹的绿皮车厢
 
我穿过春天交错的村落,已用了一个周期
还有人,我从硬座上,拿走他的茶杯
 
26年。一个无用的残留的进程
占线。梦呓。一条斑斓的蛇
蘸着大地的颜色,“这是一节节褪掉的皮。”
 
你又该说什么好呢,除了已经设计好的铁轨
除了春天,正摇摆着柳枝
 
 
和斑鸠有关
 
头颈染以葡萄酒色。最后一音为加重音
我注意到铺开的网址,花朵一样细腻
 
在季节的一侧,我练习类似的飞
 
你也是兄弟,脾气多么相像啊。春天的弹弓
瞄准山岭。我哭了。在花朵盛开时——
 
斑鸠没有注意到
现在,我才能够拿出葡萄酒,和生命对饮
 
 
年轻的事
 
我敲打一截木头
俯下身子,领略它有些迟钝的速度
 
我锯着一截木头
吹着口哨,看飞落的锯末,如何慢慢堆高
那些钻心的虚荣
 
我加工着一截木头
顺着你的意愿
雕刻上我们前世的花纹
 
 
相同的刀锋
 
你说,演播大厅里有一架钢琴
你说,独唱时只要一个音道的麦克风
 
我看见五线谱在
指挥家的怀中睁着眼
我看见一个儿童用的铅笔刀
 
它弄疼一张白纸时没有哭声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2018-3-3 09:04,2018-3-5 10:10,荐稿编辑: 黄六七)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