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三首

马结华
一头黄牛穿过大街
 
一头黄牛穿过大街
穿过小城好奇而颓废的目光
穿过汽车长长的尾气
它那么苍老,那么古怪
像一个怪物
汽车不住地鸣笛
像是在抗议,又像在大声呵斥
一头黄牛慢吞吞地走着
苍老如此显目
仿佛小城不是小城
仿佛小城是一座沙漠
头顶烈日尖叫
前方的水泥地沉默
前方的屠宰场沉默
有人磨刀霍霍
随风而来的声音
像死神在打着呼噜
 
 
土地•种子
 
春天,一块土地等待着牛和犁铧
等待着疼痛,受孕
远处,一座高楼在乒乒乓乓的声音里
烟尘滚滚,变成一片废墟
过一会,就会开来春天的推土机
打扫现场。就会有一座高楼
拔地而起。这是城市的春天
郊区的土地陷入整体的焦虑
——她们早已荒芜
长满了巴茅草,野花和蒺藜
像一个失落的寡妇
在漫长的等待中,被荒芜和空虚占领
而城市的种子纷纷变节
除了少量的一批被运往乡下
生根发芽。更多的都要被迫留下
接受节育手术,失却生殖能力
然后,她们将会变成米饭、水酒、蛋糕
进入餐厅、酒吧、夜总会
她们将与一个时代合谋
上演一出出集体狂欢、醉生梦死……
 
 
进城的水
 
和我一样
进城的水最先生长在农村
和我一样,多年前
进城的水在农村享受孤独
和宁静。和我一样
进城的水肯定是受了某种诱惑
(也或许是受了某种苦楚)
匆匆来到了城里
和我一样,进城的水
被很多人利用,但没有一句感谢话
和我一样,进城的水要给人煮饭
洗衣,泡咖啡,洗澡,冲厕所
没有一刻闲着。和我一样
进城的水习惯了城里的生活
下水道就是最终目的地
而乡村,只剩下干渴和空虚
和我一样,进城的水
是村庄孕育的,身上带着
村庄和泥土的气息
再怎么洗,也洗不尽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2018-3-3 21:46,荐稿编辑: 行顺、大漠风沙王峰、黄六七)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