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二首

李半斤
荒城之月
 
此城依旧荒芜,沙漠横亘
寸草不生。世界太静
月光所至,一切悲欢无处遁形
静坐残败城垣翻晒沉重往事
回忆在地平线渐行渐远
一些轻盈画面随月色缓缓上升
世俗继续蚕食着被尘世蹂躏的梦
 
有人在战斗
命运在渐冻的空气里
扯着嗓门大笑。战败者轻舔伤口
以作最后的祭奠。忧伤泛滥
宿命与沙尘同卑微
列队等待月光检阅
被世俗染指的流年,在书页里
翻滚得肆无忌惮,爱和恨被炼成
笔尖墨色疤痕,只在有风的夜
才会轻轻晃动
 
然而,每段被解封的旧事
主演和配角同样可悲
无论如何酣畅淋漓
荒城之月同样回应以凄清
关于爱情,他们轻易放任尊严
矮过尘土,在逃不出的命里
从过去到现在,依旧
演绎着别人的故事
低下自己的头
 
 
然而此刻,月色是最好的隐喻
 
夜空很湿,月亮挂在西山时
末班公交呼啸而过。城市怅然
人如蝼蚁,在命运的监牢中
搬运着可怜的悲伤或快乐
人间依旧萧然,隐藏于暗夜的
无非交媾,无非痛哭
无非无法窥得的别人的梦
月色悉数入侵,无论团圆离别
故土他乡,无论热闹凄清
 
月色过处,枯草萎靡在失陷角落
秋虫临风哀歌,原本难辨的是非
更加扑朔迷离。有人正在演绎
爱与欲的故事,有人正在
别人故事挥霍廉价情思
有人正迫不及待呈上丰腴肉体
有人正在丰腴肉体上抒写密码
 
然而此刻,月色是最好的隐喻
如善恶,如美丑,如得失
如生死,如真假,如爱恨
如珍藏心底最疼处的你
如你为我熬好的毒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2018-3-7 10:13,荐稿编辑:瑞雪)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