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二首

王子俊
白马林场半日
 
我一定忽略了某些细节
比如松树之间,小风的呼吸,
或那些蹭过松针的小蜥蜴。
半天的闲暇时光,
是令人困惑的。光的指纹
在变阔。一闪不见的,藏马鸡
像好时辰,忙碌,迅疾 。
我忖算,在白马林场的半日,
一个过客,以怎样的心情,
才能心安理得地
完成这次认真的路过。
 
 
相对论
 
所有悲伤的尺度,都是相同的。
比如,这渡仁西线上,
我几乎天天丈量,打着双闪的车队。
 
可以肯定,他们的目的地一致。
唯一区别的是,
纸牛为女,纸马为男。
以及是用长安面包简送
还是用奥迪A8豪別。
 
还有就是
两个曾经相互仇恨的人,
相差一小时,
就躺进了同一个炉膛。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2018-3-5 13:57,荐稿编辑:瑞雪)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