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木匠的灯

之乎冉也
老木匠有多老?
我出生时,他九十九岁
我八岁了,他还九十九
老木匠打的棺材
送走一茬又一茬人,他留在世上
 
我们不关心老木匠的年龄
也不害怕装死人的木头箱子
只在乎他今晚送的灯笼
是南瓜形,还是吊钟花形
十几个小人围在白胡子孤老头身边
他嗬嗬笑着,讲起水浒
让我们忘了外面还有一个月亮
 
说完好汉,他又抖出鬼故事
刺激,惊悚,吓得个个不敢离开他半步
月亮西坠,已照不到院子东墙
他才结束讲古,亮出一盏盏烛灯
挑着小灯笼,我们哪儿都去不了了
只剩下回家的路
 
巷子又长又黑
一百年那么长,一瞬间那么黑
火苗一眨一闪,像老木匠精灵般的眼睛
像我们小小的心跳。我们还未长大
却突然间老成持重,心事重重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2018-3-5 09:52,荐稿编辑:梁树春)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