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席之地

风中石头
他的名字下
藏着一只鸟和一条河流
一个愤世的偏旁
在户口簿上存在了五十年
鸟一直没飞走,河流一直向东流
偏旁始终没写正
我和二伯谈起他的时候
他安静地躺在堂屋里,一动不动
外面的鞭炮响个不停
他和他的名字
就要从纸上减去,加在石碑上
我想,他该满意了
有一群人送着他走
山上,终于
有了他的一席之地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2018-3-6 16:12,荐稿编辑:草山、行顺)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