界碑无言

赵华奎
这是个细节。南国之春醒得尚早
一个站立的士兵,正好与枪身叠影
臂弯里拥抱的风有些温顺
寂静,是岁月淌过颜面时
留下的水痕
 
高山应仰。比高山更高的是目光
可一眼攀越青春的天梯
抵达命运的峰顶
再往上,云层在运筹,洒一场春雨的预案
它不声不响,仿佛在等一句雷声拍板
 
雷声,尚不知有多近或多远
我的出现,也正是漫山初放青翠的时节
我和我的士兵兄弟
都在静听土地的回令
识别每一片嫩苗和新叶的真实身份
 
我和界碑,也是一对无言的兄弟
站立的地方,只有风在轻轻地吹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2018-3-5 22:19,荐稿编辑:忘了也好)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