嘱咐

行顺
我还想多睡一会
可水仙已经开始凋谢
院子里,有春阳蠕动的声音
 
父亲正用扫帚清理着满院的鞭炮屑
这些火红的残渣
现在我们都不需要了
 
把庄稼交给大地,把孩子交给学校
把老人交给村庄之后
我们就要到城市里去了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2018-3-3 20:18,荐稿编辑:黄六七)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