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籽

相宝昌
直到把当牛做马的亲人
埋进土里。有一天
坟头长出草来
我才断定:她们都是草籽
清明扫墓,我拔掉坟头上的草
可来年,厚厚的葱绿
又把坟头掩埋。我清楚了明白了
这一生,我也是牛马的命
身体装的就是这些草啊
 
(选自中国诗歌网,荐稿编辑:梧桐树)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