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有荷花,可以兴风作浪

旮旯
我允许。甚至可以签字画押。就是荷花可以
在我说的算的地儿里兴风作浪
尺度大点都行。可以赔上我的中年还有老年
绝不含糊,让我攥紧拳头
举过肩膀都成。
  
在荷花的身上,我敢使用肯定这个词。
通俗点,就是没有二心。
不少时候,我说的是天气稍微有点转暖
就恨不得把荷花连根拔起
种植到我的身上不行吗
我用眼泪喂养。
  
船,我都准备好了,只能盛下两个人
到时候,会故意翻船
做一个拯救荷花的英雄,荷花沉默
我就兴风作浪。
 
(选自诗歌报论坛,荐稿编辑:梧桐树)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