锈掉的钟

弓长张
熬着蹩脚的钟点
自尊,常被夜梦锈蚀
咔咔翻过中年
 
卸下麻木的身影
在窗前注视
一盏灯,从前生走过
闪耀着体温,遮掩昏黄的时光
晨钟暮鼓,缭乱恻隐之心
 
朝暗香的花间寻觅
那个托腮而思者,不因陷入
荒诞的怪圈而无所适从
 
(选自北京诗人论坛,荐稿:林紫)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