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

梦里落花
沥青铺就的车场,热浪袭人
一树木棉安静似淑女
我久违的知了,她们哼着我的小名
弹着我的方言
把故乡绿油油的庄稼搬到我面前
——我是一粒误入城市的麦子
只有庄稼才能唤起我的初心
 
(选自北京诗人论坛,荐稿编辑:仲夏)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