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必须宽容》诗选

(39首)

林江合


我必须宽容
一个少年诗人的奇幻之旅
林江合著
中国当代诗集 收录林江合初中三年的作品
作家出版社
2018年1月第1版第1次印刷
定价:32元(精装)



即景


或许有形

或许不会摇曳

海鸥
翱翔海面
猛虎
藏匿深山
唯有山鹰
在云端俯瞰人间

烈日
把酒烧得滚烫
明月
让焰火一点点变冷

夜色
在天的边际
慢慢消失
而我
在世界的缝隙
观潮起潮落

2011.7.1


夜游丽江古城

傍晚的红晕
抱着夕阳睡下
街头跳动的音符
抹去了最后一丝
云霞

我走在石径
鞋底的动力所剩无几

东方
雨点落下
闪电划破天际
天空露出他那刻满皱纹的下巴
咆哮

我似乎听见
马蹄声与爵士乐
交相飞扬
在四方街上

2011.7.28


秋千

洒下的月光
轻轻地,静静地
推动已干裂的木板

心底的星星
缓缓地,慢慢地
咀嚼他乡的月夜

2012.3.8


火车

枯燥的旅途
只有一杯苦涩的咖啡
陪伴

昏暗的小灯
摇晃不止

窗外的景色
转瞬即逝

我想看的
是否已经错过

2012.3.12


纸飞机

我有很多飞机
很多架飞机
一百架吧
有序地摆放在客厅

这些飞机材料各异
广告纸、A4纸
废纸、报纸……

这些飞机折法各异
精致的、粗糙的
唯美的、魔幻的……

这些飞机神似各种战机
鹞、山猫
黑鸟、大黄蜂……

这些飞机都是我小小的梦想
它们编队是可能的
它们横渡太平洋是可能的
它们横渡大西洋是可能的
它们穿过大气层是可能的

2012.4.6


奥克兰之二

奥克兰
这艘小舟
在海边
悠悠地挂上了纯白的帆
在天空塔
轻轻地挂上了逍遥的云
在我到达的一个下午
悄悄地挂上了
毛利人
腰间的小皮裤

2012.12.17


神秘星空

当鞋底踏入水洼
当指尖触上苔藓
一个两千三百万年的
神秘星空
缓缓贴近

是不会飞的蓝色小精灵
用最古老的队列排出了它们的名字:萤火虫

那幽蓝的静谧哦
让我看到了
黑暗中
星星穿越时空的声音

2012.12.20于澳大利亚布里斯班至凯恩斯的航班上


发呆

我  坐在沙发上
瞳孔
盯着
茶几上那杯热茶
蒸汽  飘渺

茶凉了  杯口
一片光明  视线转左

双手托腮
看老爸手中
雪茄

粗长的烟蒂
拒绝滑落

我  在发呆

2013.1.6


无题

夕阳抱着昏沉的睡意
向山下倒去

已不见了鸟鸣
挂在腮边的泪珠
放着多尼采蒂的
《偷洒一滴泪》①

青山默然远眺
万物听见光的声音

天地
只存下一缕橘红

2013.2.18

注①:《偷洒一滴泪》是歌剧《爱的甘醇》选段,作者多尼采蒂。


风、窗帘与木头、老人还有阴谋

我很清楚地
看见
它在动

风带着它在奔跑
我不经意间
怀疑
这是一场阴谋

它高高扬起
带来阳光
改变了房间格调

是的
是在改变

昏黄的地砖
反射出了光

那一刻
我不敢相信我的
眼睛
只是迷茫

它还挂在杆上

我看见楼下
两个人锯
木头

一段一段

木头
不再生根
发芽
也不再被
人们称为
大树
感官失去了兴趣
转眼

瞥到
一个老人

在喝水

我怀疑
这水
是从那棵
不再是大树的
一块木头
身上榨取

下一刻
他起身
走向水井
我恍然大悟


走了
窗帘这才歇下

我终于明白
阴谋
与风的关系

从此惴惴不安
生怕风的到来

2013.3.26


某酒店空中泳池


将大厦
拦腰切断

会游泳的人
可以
飞了

2013.4.4


花园、木匠还有河

花园
很小
只住下一个木匠

木匠砍树
把树雕成
一条长长的河沟

把月光和阳光
搅拌
成了河流
在自家的河沟里
荡漾

2013.5 .12


关于玛雅的联想

“作为金字塔
我有权
载入史册”——

关于玛雅
他总那么说

引擎响起,类似于UFO
那倒立的鱼儿,耳鸣,似雪茄
科学家抓住它的尾  脱离
鱼儿衔着石块
还在滴着水

玛雅人
把它解剖

然后涂上色拉
放进烤箱
人们大声赞叹

没看说明书  烤箱发烫
鱼儿
跃出烤箱

那年冬天,森林配着雪,咽下了阳光
只剩一地枯枝。鸟,无处可逃
食下  森林残留的冰晶
“这不比鱼好吃”

关于玛雅
他总那么说。
鱼,从一片海
游向了天空,又游回
文字与书的乐园

“那人有金字塔、帐篷,还有类似
UFO的雪茄,以及失败的烤箱
和一条不知所踪的烤鱼”

关于玛雅
他总那么说

是的,是联想

头顶的天空
群星闪烁  在太阳身旁
那条烤鱼,游得正欢

2013.5.20


深夜听马连修恩的《布列瑟农》

蝉  淋了雨
发烧  在屋内
在老爸的
碟机里

安静的夏夜
空中有音符飘荡

是布列瑟农
神秘的
笛声

渐行渐远

是马连修恩
狼一般的
呢喃

愈来愈近

2013.5.25


念想

我愿在此
向银河起誓:
“我将以夜风洗浴
再不接触含盐度
浓烈或柔和的水”

“我将用花瓶
盛起每一颗清澈的星”

“我将顶住
海风
沙丁鱼
和肉食诱惑的袭击
成为素食主义者”

“我将启航”

2014.12


夜中惊醒空气的雨

四月了
阳光又储藏在我的床上
炽烈地灼烧着夜晚一切清醒的事物

四月某一天凌晨的雨
在黑色烟幕的掩护下
惊醒了空气
与我
但我无缘去想
发生在雨中  被浸湿的衣衫

也许春就这么错过了我

2015.4.11


4月22日为乌云所做

乌云,是改革前的号角
蓝灰色的身影
铺天盖地地涌向这个城市
淹没了最后一桌光线

水幕即将关闭这座城市
月亮被疾驰的车轮旋转成时间的鬓发
罪恶的空气
又期望什么呢

救赎
是天使的附庸
沉默者无权拥有

2015.4.22


乡愁

一室
一灯
一人

执笔写清风
哀伤里埋伏

一夜
一纸
一笔

坐山看月落
全是寂寞

孤僧
孤寺
孤月

秋风入酒喝
夜色说莫愁

2015年5月


我必须宽容

我必须要宽容
我——必须要宽容!
即使海水激涌的浪花溅射不到峭壁
——壁上的城堡
城墙将会铭记
用……
不朽的指尖

托起是或不是蓝色的天空
即将或永远不会下沉的陆地

我看见所有人
在空气的痣里
颜色深浅
熔化的
光的大小

叶片痛到弓起腰
突起的血管
蜿蜒潇洒
——像执刀轻笑的大侠

在他的最后一丝风里
蔓延成


2016.2





阴暗的词藻
树梢忧郁的枯叶
僵硬的血与肉游荡着


黑夜的草原上
最后一双未眠的眼睛
留连着冻结时间的闪电

它的灵魂
一次次被根号分割着
残存不多的语言被分割着
天空开始融化
云与风开始流淌

它竖立着
回旋在每滴水珠上
被镌刻出镂空的屋檐

商人的歌声
颂扬破烂的道路
门 狰狞在树根
这片土地
正腐烂在钢铁的怀抱

车在废气中不朽着
灵感在不朽中污染着
诗人是被驱逐的神明
奥林匹斯的太阳向地心升起

2016.2


空白

该怎么描述一片空白?

——广场被通知
风尘仆仆地赶往远方

死神的鼻息坚硬得像春天
它将会与哪片空白
在病怏怏的阳光里
谈谈未来?

2016.4


一位守旧者的时光

(一)
守旧的贵族
山羊胡子上滴着血
漆黑的圆顶礼帽
旋转在相框
——被湖水映射出的阴影

他睁开眼
把身体挪向屋外
在幻想的阳光下
光合作用
思想苟延残喘
一步步摔出了躯壳
在海水淹没他的
最后一瞬间
他终于梦见了田野
断了尾巴的田野
悉梭在夜里树梢上的田野

(二)
牛车
碾过
地精残存的洞穴
——开口朝天
容纳沙沙在田野上的
树叶
种子生长成春天
在夏季惊雷的
车轮下
发芽

秋天是枝
弯曲着探出贵族的梦
雨开始下
贵族平躺在咸而干燥的海上
水珠激起云
太阳回荡着波浪
山一丝丝合拢他的身体
天空是一朵
冬天的花

2016.5.3


为草原所做

乡下的路
太窄
山的灵魂
要侧着身
才来到草原

草原的路
太宽
白云之下
只有一棵树
树的旁边有一个矮胖的神
神左手拿着烤羊
衬衫的第二颗扣子敞开着

那路中间
就他一人

2016.7


致长城

阴谋家们
站在山脚下

他们匍匐穿过英雄的骨骸

破败的龙
复活在他们心里

2016.8


一次推理

叶子的黄绿
不同寻常
——即诡异!
泥土紧闭嘴巴是掩盖什么?

太阳  明亮的光线
显然是障眼法
月亮的指纹很可疑

鸟在枝头唱歌
——这难道是得手后的喜悦?

春天,春天
春天它一定窝藏了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终于我看见
寒冷在向世界兜售
它的离去

2016.8.21


思月

我只需要在人群中
藏起我的影子
把它从不属于我的喧嚣中
剥离出来
黑色的月亮下
人们笑着来往

他们缩着舌头道着祝福
眼珠在昏黄的眼眶里转啊转
雪在他们的鼻梁疯狂地碰撞

银白色的天空里满是火花

阿瑞斯轻轻卸下铁甲
倚着自己的血肉
他在小丑的期望里
奔腾蜿蜒着犹豫着
他迟暮着炽烈着
生锈的长戟
一段一段崩溃
他不再是战神
幻象般的云朵下他忏悔着那朵花

雷霆
不再美酒四溢地庆祝着骤雨
只有漫长的烟雾呵
还在不舍地舞在风里
忧郁的大海
一把没有形体锋锐的武器
从无边的星光中
轰的一声劈散了宇宙
粉色的小溪
从森林的高塔倾泻下来

天边那瞎了眼睛的巨人
用尽心脏最后一滴坚硬的血
把手伸向天空
在与黑暗再度相逢之前
他摸索着抓住了光

2016.9.17




他站在村子的这头
背后是茫茫的中国
远隔着一条溪流、海螺和椰子
村子的那头
是广大的深邃的北方

他沟壑纵横的手
攥着他那赖以生存的锄头
锄头杆上的青草
从他的脚下一路肆虐着
驱走了飞扬的眉毛

今年不是个丰收年
小麦挣扎着从迂腐的秋风中
一步一步艰难地踏进了大地
月光还来不及收割他沉默的忧愁
空气
比谎言更锋利的空气从他的鼻腔
推开了地球

他站在父亲、父亲的父亲、母亲……代代困在春天的土地上
他轻轻把冬天放进胸膛
他站在父亲、父亲的父亲、母亲……代代凝望的村子一头
背后是不断蒸发的波涛
远隔着神、信徒和异教徒
村子的那头
是寂寞也无法摧毁的清清的南方

2017.1


致大海

我想你了
我想念你的
发鬓 你的眉梢
你太久不给我写信了

我整个身体
以涨潮的速度

干涸在素白的木船上

好在我的心
还在跳动 还在跳动
它亲切地带来海鸥的讯息
还有那
久违的涛声

2017.2


朋友  艾历克斯

艾历克斯在想什么
湖早就干了
夏天以叙事者的口吻倒带
寂寞像藤蔓
拉住他的手

艾历克斯他再一次转过头
灯光是如此不牢固
黑夜轻轻荡漾
把云涂抹成河岸

艾历克斯嗫嚅着  他想说什么
孤独踏着空气急匆匆赶来
像酒塞一样堵住了他的嘴  不透风的玻璃
拉长脸

哦  可怜的艾历克斯
火山就要爆发了
你为何迟疑着不走?

2017.3


骑士

陆地漫过天空
夜是云的骑士
远远的灯火烧得焦黑

风扯开海的鳞片
垂手而立的房屋迎着星光低吼

暗桩潜伏
直到无被赋予意义
空气压紧时间的鸿沟

蹄印展开
折断的矛

2017.6


课桌

天气渐渐热了
水杯涨大
——课桌无法承受的重量
那汹涌而来的重力
压白了它的眉毛

对于蚊子的偏袒
让它不断后悔

阳光缩着脖子
填满课桌的胸膛

2016.7


关于老爸

关于老爸
关于老爸的诗
关于老爸的眼前
总有自由的风吹过

关于红酒
关于在土地怀里抖动睫毛的精灵
婉转着拥抱的诗意

关于高球
关于老爸与天空
关于老爸的手里有狂放的草原

关于眼镜和衬衣
关于那沉湎于文字间的倜傥

关于老爸与海
关于老爸的胸膛里涛声高亢

关于世界
关于这个世界
最爱我的男人

2016.7.23(父亲节)


包装袋

包装袋的鼻息千疮百孔
阳光逆着穿过它的身体
它被风撑开
飒飒响着像迟归的披风

这匹透明的野马引领着人们的目光
穿过雨水 它
跨越地狱

2016.11


文明

一座座
人类从祖先那里继承来的智慧
沉默地拥挤在人类从自然那里继承来的土地上
曾经一代一代英雄
莽夫
哲人
昏君

从未被人类继承的天空
像悬在人类头上的绳索
所谓自由
——打破寂静的一声响屁

2016.12.2


阴谋

下午
风暴跪在土地上
空气的目的性太强
天空碰到深海
一点点下沉
像下午一样
轻而幽静

它们都在想些什么
害怕是鞭炮还是烟味
夜晚轻轻的咳嗽
咳出浓得像血似的真相
玻璃晃荡着失眠

2017.1.29


底色

或者
我才是世界的底色
战火、诗与酒
在胸前连成一片
对于环境的描写更重要

沉默是最大的罪恶

鸟的鸣叫像石油一样
喷涌而出

2015.5


那天

酒鬼正为他的酒瘾
辩解着;上锁的抽屉,开着
的房门。可恨的欲望前,桌上的饭菜
如烟味一样,摇摇欲坠
太阳克制不住低垂的眉毛
雨点滚落,大海像破裂
的镜子。礁石是回响在那个下午的
一声惊雷;灯光下飞蛾唱着歌
小女孩划开最后一根火柴,路边
LED灯借着她的手取暖
灰尘在灯管上闪着光芒,千万颗
蠢蠢欲动的亡命徒
公车从这一片空着的冬天开过
气流吹开小女孩身前的童话
远处的天空渐渐亮了
太阳是那个红彤彤的早晨
锁住时间的
铜锁

2017.2.9


老妈与我

晚霞的到来让人猝不及防
从天边涌来
它烧光了将落的雨

渐变的心情像渐渐柔软起来的海

我在前面一步三回头
老妈在后面慢慢跟

直到夜晚睡着星星忘记发声

太阳高举着牵挂紧跟着车轮远去

出乎意料的料理香气散开
像你一如既往的温柔

2017.8


雨还在下
——致洛夫

雨还在下
太阳永不落

从黑的颜色中诞生的太阳
爆炸开的白
——遗忘像碎片一样
割伤空气

森林准时亮起来
它绿色的光指引岩石盛开
站在无根的漂木上
游子摘帽向废墟致敬

雨  还在下
太阳永不落

2017.8.26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