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幅简笔画的光芒

——读聂权的现代诗《流浪儿》

王恩荣
这首诗读后,人类的高贵的温暖、悲悯情怀让我们久不能释怀。简单白描的大白话语言。读后顿有一种悲悯从体内生发。聂权的诗歌往往能够从平常的、朴实的生活场景中着手,读后给人以大意境、大悲悯的感受,从而凌驾与许多诗的意旨。他的诗歌见素抱朴,没有艰深晦涩的意境却能够深入乃至触及到人类生命的本质与至痛处,显示出他的善良与大爱情怀。我们还是来共同赏析聂权的这首《流浪儿》吧。
 
“用粉笔
在水泥地上
画一个妈妈”
 
一开始十三个字就是一节,这就是一个典型的白描手法,但其意象的典型性,蕴藏的意义有无穷的意味,“粉笔”是学校的特殊意象,学校学生的纯洁性使粉笔包含有纯洁的意味,而且,粉笔代表着幼小的心灵里对文化的美好的诠释和希冀,这是一种暖色调。“水泥地”是冰冷的,暗示着文本主体所处的外在世界背景,是冷色调的;“画”的介入是为主客体明显的对抗寻找一种和解,而这是通过一个弱势群体之可怜的流浪儿完成的;“妈妈”又是一个温暖的词,恐怕世界上最近的距离就是妈妈,这是调解想得到的结果。读到这里,我们有一种心疼的感觉,一系列疑问倾巢而出,小孩怎么了?走失了?还是父母遗弃
了?她父母何在?我们迫切的想寻找文本蕴含的答案!
 
“ 然后蜷缩在她的肚腹中睡去,像
依偎着她
也像仍然在她体内
舍不得出生”
 
流浪儿还小,她有一个纯洁的心灵,她太累了!我不由得想起一首歌:“我想有个家,可是就有人没有它……”。她在她想象的妈妈的温暖的怀抱里睡去……明天或许会被冻死,她不知道,即便被冻死也是在妈妈的温暖的怀抱里含笑而去,我们忽然想起丹麦作家的《卖火柴的小女孩》,她就是带着全世界最幸福的对爱的渴望离开的,那悲悯和酸楚已开始使我们潸然泪下泪流满面。这无边的黑暗,有一星点火焰,哪怕是想象的或者是死也足以让人依偎。所以诗人说“像依偎着她”。特别是:
 
“也像仍然在她体内
舍不得出生”
 
这就是控诉了!老百姓有句话:有母生没母管,既然生下来,为什么得不到应该得到的生命的温暖与呵护。流浪儿只怀念内质世界就不只是普通的叙述,而带有辛辣调侃反讽的意味了,就完全否定了外在的世界,从而把诗人对社会的冷漠、没有道德和同情性的严厉拷问,淋漓尽致地表达出来了
 
“简笔画的妈妈
那么大
她有漂亮长发、蝴蝶结
有向日葵一样的圆脸庞
和弯弯笑眼”
 
一般诗写者到上一节也完成了干预控诉的目的,但诗人并未止笔,而是继续将这种苦难展开,使文本的张力突然增大。诗人继续描写流浪儿想象中妈妈的温暖,“简笔画的妈妈/那么大”,简单的一个“大”可见母爱的浩瀚,但是是谁夺去了她的母爱?这是诗人的质问,接下去诗人一反前面的白描,“她有漂亮长发、蝴蝶结/有向日葵一样的圆脸庞/和弯弯笑眼”,“漂亮长发“、“蝴蝶结”、“向日葵一样”、“圆脸庞”“弯弯笑眼”,这个不惜笔墨的淋漓酣畅的对母亲的华美修饰,使妈妈的在场感异常的醒目,发出逼人的光芒,这就陡然增添了诗文本的悲剧感,鲁迅在论及悲剧社会性冲突时则指出:“悲剧是将人生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这个悲剧性就骤然从流浪儿的个体性的切点,一下子扩大到社会人性的层面,这时的我们不再仅仅纠结于流浪儿个体事件,而是追问社会的温度和人类的良知何在?显然,这个生命不能承受之轻的母爱,或许永远只是她的梦吧,特别是最后一句“有向日葵一样的圆脸庞/和弯弯笑眼”,这也是心灵写生,“向日葵”既是写母亲对她的爱,也是写流浪儿对母亲的从内心的追随(就像向日葵对太阳的追随),那“弯弯的笑眼”就是流浪儿小小的内心世界的永恒的阳光。
 
这样的诗,看起来寥寥几笔,没有半点故弄玄虚的晦涩,全是大白话,一股温暖的气息从文本深处渗透出来,特别是温暖的背后折射出一种大悲悯的情怀,或许诗人的意旨本就是“功夫在诗外”,醉翁之意不在酒,诗人就是在写一种形而上的永恒的情结,就像当安徒生看到他的童话形象被世人用在儿童公园的雕塑到处可见时,他遗憾的说:其实我的童话是写给大人的。是的,聂权《流浪儿》笔下的简笔画的光芒,其实就是安徒生《卖火柴的小女孩》手中的那几根火柴的微光,那是超越人类极限的苦难中的光芒,他们发现了它。我们为聂权的这种有温度的诗和人类高贵悲悯大爱的情怀点赞。
 
附原诗:
 
流浪儿
 
聂权
 
用粉笔
在水泥地上
画一个妈妈
然后蜷缩在她的肚腹中睡去,像
依偎着她
也像仍然在她体内
舍不得出生
简笔画的妈妈
那么大
她有漂亮长发、蝴蝶结
有向日葵一样的圆脸庞
和弯弯笑眼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诗歌评论,2018-3-7 16:39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