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鹅绒般柔软的胜利

梦南柯
这是天鹅绒般柔软的胜利,一位中国少妇突然被西雅图的“猎手”钓走。她白色大丽菊似的身体,************。如里能超越网吧,今晚的西雅图将是“中美合作”的最佳场所。
然而。她只能这么坐着,在她双膝的爱情中,用双手敲打彼岸的蓝眼睛。
“猎手”暗送秋波:彼岸苹果树的歌声中,美元在树枝上舞蹈。那些尖锐的叶片全部是银行家密藏的钥匙……他说,这绝不是危言耸听。
在那个国度,昆虫们的嘈叫都镀上了一层无比温柔的纯金!快乐的雪花一直在飘,梦与性的花朵永不凋谢。
午夜零点十分!你瞧——
依然是天鹅绒般柔软的时刻。从西雅图那边来的钓线突然中断。
停电。整个屋子黑暗得如同乌鸦的内脏。有人敲门。开门,倏地一个黑影闪入,如鱼得水。
从西雅图赶来的猎手?她幸福地想,朝他奔去、晕倒。
当然是抢劫已经发生……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散文诗界,2018-3-8 10:05,荐稿编辑:黄锡锋)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