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树

陈中明
新春一来,就带了“雨水”。
她悄然地滋润着草木的根,那醒来的柳枝,第一个嘟起了可爱的小嘴儿。
跟在雨水后面的“惊蛰”一登台,该醒来的都该醒来。
老人们说:三月三蛇出山,万物草木皆复苏。

那棵身躯如铁的老树,看上去好象没有醒来。其实它并未睡去,一直亮着一把生命的剑。
剑,不是铁,也不是钢。是一副在风霜雪雨中淬炼而就的老骨头。
老骨头的锋芒不在于露,而在于藏。
藏于灵魂,藏于生命的本真。藏于年轮的韧性,藏于傲立天地的雄心。

春从新发的芽孢醒来。没有芽孢没有绿叶的老树什么也未说,醒来的鸟鸣已替它说了。
说出它心里话的,还有阳光,还有春风,还有雨露。
它不解人们异样的眼神,为何流露出那样肤浅的疑惑。
在接下来的春天里,也许它能长出两三片叶子,也许会开几朵花,结几粒果实。也许什么也不会发生,除了一副挺立于天地的老骨头还是老骨头。
但那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它依然坚硬的活着,活出“老骨头”的风采,让人们不解的眼神,去疑惑吧。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散文诗界,2018-3-6 18:20,荐稿编辑:黄锡锋)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