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连山见闻

谢荣胜
其实有更多匈奴弯刀和看不见的苍鹰
他们躲进寒光
驻扎山之皱纹帐房
土拨鼠一样
 
雪山擦拭的生活
羊肠小道系着灌木丛
 
一只蚂蚁在蘑菇帐篷下呼呼大睡
这个匈奴信使
相忘于山水
此刻他一定是自己的王朝和天子
 
(选自《诗刊社》微信公众平台2018.3.2,荐稿编辑:曹谁、深雪、夜陌)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