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的神,你去往北方

——写给何其芳

假糖糖
年轻的神,你为何去往北方
为何挥别白夜的忧伤
在清晨,只身穿越潮湿的原野
跨过大河和远古的丰碑
去往冰封的北方
 
你说,那不是冰封的北方
那是火一样燃烧的大地
是春天的源头
人们的愿望漫山遍野在盛放
你说你愿意做一枚浪漫的小花
在黄土高原的高处
在铁血领袖的身旁
 
年轻的神,你褪去了白色纱衣
把头顶的葡萄藤桂冠摘下
你长出了更坚硬的皮肤、佩上了步枪
你仿佛看到了世界,看到了明天
你!去往了北方!
 
年轻的神,你去了北方
你再没有回头,你的双眼只看得见前方
你把文明的山巅切下
补在了贫困的山沟
你渴望着一个更平的世界
你创造了一个更平的世界
不再有攀登、挣扎和重负
不再有坠落、疼痛和不甘
 
你说,你爱北方的世界
你爱北方的人们,也爱南方的人们
爱他们严寒和酷暑中无差别的苦难
因为你爱,你挨家挨户收取自由
像是收取税金,装进保险箱
你照料人们的自由,照料你的羊群
年轻的神!
 
年轻的神,你说人类进步是场艰苦的跋涉
不宜负重前行
那些幽暗的熹微的渺远的幻想
那些柔软的易碎的洁白的回忆
统统都要扔掉
 
你先扔掉了自己的包袱,又扔掉了人群的包袱
你告诫人们前路艰险,要互敬互爱
要手挽手前行,要信任彼此
警惕敌人,警惕时间
警惕一切灵魂深处生于无聊的诱惑
那必将导致痛苦
是戒律
是神的话语
 
年轻的神,你身着红衣站在广场的中心
演说到声嘶力竭直至失声
耶稣穿越人海向你走来
轻轻吻在你的唇上
一个和解之吻
 
(选自《诗人假糖糖》微信公众平台2018.2.22,荐稿编辑:曹谁、深雪、夜陌)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