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我站在黄洋界

渭波
此刻,我站在黄洋界
却不能替代那些结痂的裂岩
流水滑落沟壑的汩汩回声
一门黑炮的怒吼和沉默
一场烈焰的疯狂和熄灭
 
我眼前浮现了
红米饭、南瓜汤、柴刀、扁担
铳与枪
子夜的油灯
握在一起的手
团在土屋的心
 
我不再臆测一只山鹰飞行的高度
一粒子弹决定一个人的生死
一个世纪所付出的热血铁骨
 
崖上的苍松
虚掩了
悬枝的蚁巢
而我,在站稳身影的瞬间
已错过太多的背景
 
(选自《诗日历》微信交流转发群2018.3.5,荐稿编辑:老家梦泉)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