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弗罗斯特

 
简介:
 
  罗伯特·弗罗斯特(Robert Frost,1874-1963)是20世纪最受欢迎的美国诗人之一。
  1874年3月26日,出生于加利福尼亚州旧金山市的圣弗朗西斯科,父亲为记者,后从政;母亲为中学教师,收入微薄,加之外祖父多病,一家人勉强维持生计;自幼喜好文学。
  1885年,11岁丧父后随母亲迁居新英格兰,从此与那块土地结下了不解之缘。
  1890年,16岁开始自学写诗。
  1894年,在纽约《独立》报文学周刊发表第一首诗歌《我的蝴蝶:一首哀歌》(My Butterfly)。
  1895年12月19日结婚,写诗投稿给各种刊物,但很少有发表。
  1897年,与妻子帮母亲管理一所私立学校;为成为中学拉丁文和希腊文教师,秋季入哈佛大学。
  1899年,因为肺病而中断学业,从事养鸡。
  1900年,举家迁往新罕布什尔州德里,经营祖父为他购买的农场,不成功。
  1906年,重新执教(到1912年),期间徒步漫游过许多地方,开始了诗歌创作的一个辉煌时期。著名的诗歌大多是在德里创作的,被认为是“新英格兰的农民诗人”,但并未引起编辑们的兴趣。
  1912年,全家迁居英国,在伦敦期间结识了埃兹拉·庞德、爱德华·托马斯、 T·E·休姆、W·W·吉布森、L·艾伯克龙比和其他诗人,在这些朋友的帮助下,一家出版公司接受了他的抒情诗集。
  1913年,在庞德帮助下出版了第一部诗集《少年的心愿(意志)》(A Boy's Will)。
  1914年,出版第二部诗集叙事诗集《波士顿以北》(North Of Boston)出版,其中包括许多脍炙人口的诗作,例如《修墙》(Mending Wall)和《雇工之死》(The Death of the Hired Man),由此获得国际声誉。英国评论家的热情赞扬引起美国出版界的重视,三家美国出版公司立即向他约稿。
  1915年2月返回美国,在新罕布什尔州经营农场;在纽约出版两部诗集,受到美国读者的热烈欢迎,从此名气大增,先后在阿默斯特学院、密歇根大学和哈佛大学等院校执教或做研究工作。
  1916著名诗集还有《山间(洼地)》。
  1918年,为在法国战场上阵亡的英国诗人爱德华·托马斯(EdwardThomas,1878-1917)(在前线阵亡的时候,身边还带着一本弗罗斯特的《山间》)写《家中的战争断想》(War Thoughts at Home)。
  1923年出版《新罕布什尔》。
  1924年,《新罕布什尔》获得普利策奖。
  1928年,出版《西去的溪流》。
  1931年,《诗歌选集》获得普利策奖。
  1937年,《又一片牧场》获得普利策奖。
  1943年,《一棵作证的树》获得普利策奖。
  1945年,出版诗剧《理智的假面具》。
  1947年,出版《慈悲的假面具》。
  1949年出版《诗歌全集》,诞辰日,美国参议院作出决议向他表示敬意,此后仍陆续有新作发表。
  1959年,在诞辰日,美国参议院再次决议向他表示敬意。
  1961年,在约翰·肯尼迪的就职仪式上,朗诵了他特地为这一场合写的诗篇《全才》,十分引人注目。
  1962年,出版《林间空地》。
  1963年1月29日,弗罗斯特在波士顿去世。
 
 
著作:
 
诗集
  《少年的心愿(意志)》(A Boy's Will)(1913)
  《波士顿以北》(North Of Boston)(1914)
  《山间洼地》(Mountain Interval)》(1916)
  《新罕布什尔》(1923)
  《西去的溪流》(1928)
  《又一片牧场》(1936)
  《林间空地》(1962)
  《理智的假面具》(诗剧,1945)
  《慈悲的假面具》(1947)。
  《诗歌全集》(1949)
 
 
中译
  《弗罗斯特诗选》,曹明伦翻译,四川文艺出版社,1986年
  《一条未走的路——弗罗斯特诗歌欣赏》,方平翻译,上海译文出版社,1988年
  《罗伯特·弗洛斯特诗选》,非鸥翻译,陕西人民出版社,1990年
  《弗罗斯特集》(上、下册) 曹明伦译,理查德 ·普瓦里耶和马克· 理查森编,辽宁教育出版社,2000年
  《弗罗斯特诗歌精译》南开大学出版社 , 2014
  《弗罗斯特诗选》顾子欣,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有限公司,2018年
  《弗罗斯特诗选》英诗经典名家名译,江枫译,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2012年
 
 
评价:
 
  他从自学写诗,到接触庞德、托马斯等之后出版诗集产生影响,一生有10多本诗集,四次获得普利策诗歌奖,不仅代表美国诗歌成就,是美国最受欢迎的诗人之一,也在世界诗歌之林独树一帜。他的诗风不以新奇取胜,而是在传统的诗歌形式上创新。他对古希腊和古拉丁语作家,特别是忒奥克里托斯和维吉尔的研究,使他打下了写作牧歌的基础;学习华兹华斯,还受勃朗宁的影响,在诗歌中运用戏剧独白或对话的手法。他融合了现代诗性,擅长采用通俗上口的语言、人们熟知的韵律、日常生活中常见的隐喻象征手法,对大自然的描写常常蕴涵深刻,包括诗中描写的恐惧和疑虑,超越了个人的外观同内心世界、他人、大自然以及整个宇宙的直接关系,多有形而上意义。他对中国诗歌影响较大,为学术界关注。
——《诗歌周刊》
2018年11月3日
 
 
  很久以来,只有弗罗斯特写出了美国较好的诗歌。
——叶芝
 
  诗中有两种乡土感情,一种乡土感情使其诗只能被有相同背景的人接受,而另一种乡土感情则可以被全世界的人接受,那就是但丁对佛罗伦萨的感情、莎士比亚对沃里克郡的感情、歌德对莱茵兰的感情、弗罗斯特对新英格兰的感情。
——艾略特
 
  在罗伯特·弗罗斯特的作品里如此简单而又那么丰富。补墙,汇集了蓝莓,一片古老的雪,一条结苹果时的奶牛,一条干涸的小溪,两个搬进新居的人,一对夫妻回家看一个老人——这些惯常的事情无须装饰或作为说教粉饰的主题,或者事件被提升到一个“诗意”的水平,而像画面和事件内在的美,不是由于它们的可能性而是因为它们自身被欣赏。……
他赋予如此民族风味的情感、思想和词语以及新鲜感,在他的地方色彩里,自从惠特曼以来没有诗人比他更美国化,更有普遍性。
——路易斯·昂特梅耶
 
  在它的所有辛辣里没有其他的地方我们能找到那种尖刻,那一些芳香的辛辣爽利是在新英格兰。
——T·K·惠普尔
 
  弗罗斯特先生精确地写下他看见的东西。但是,成为一个真正的诗人,他说这个过程是生动的而且带着一种吸引力——即转变自己进入一种优美而朴素的表达。他是一个突出的触景生情的诗人。他先以他温和的通情达理,和他的令人信服、不动声色的情感力量来诱导;稍后,我们被他的力量征服,并且感佩于他几乎无与伦比的技巧。但是,他的想象力被他的生活所局限,他受限于他的经验的范围内(或至少是他的亲身经历),而暴风中的所有弯曲像新英格兰山边风吹的树。总之,艺术生根于土壤里,也只有一个最最伟大的人能做到既是世界性的又是伟大的。弗罗斯特先生作为新英格兰人像苏格兰的伯恩斯,爱尔兰的辛格,或普罗旺斯的米斯特拉尔,也许无须说的太多,他是与这些诗人同等的诗人,将流传后世。
——艾米·洛威尔
 
  在其有生之年,只有T.S.艾略特和华莱士·史蒂文斯的声望能与他相抗衡。极具独创性的弗罗斯特有着自己非同一般的方式,但是他的诗歌仍然可被视作一种大白话诗歌传统的顶峰。这种诗歌传统着眼于从自然世界开掘出精神隐喻。这种诗歌传统在英语诗歌中和威廉·华兹华斯紧密相关
——杰伊·帕里尼  雷武铃
 
  弗罗斯特诗歌的魅力源于其对生活和美的热爱及乐观主义精神。
——方平
 
  弗罗斯特诗歌的魅力在于它貌似自然、直接、简单,而实际上根本就不像其表面上看的那么自然、直接、简单。人说他的诗歌清新明了,但诗人似乎存心让天真的读者迷恋于他那明朗透亮的外衣,以至无法透视诗人所配戴的微妙假面。在弗罗斯特看来,诗歌创作的最高境界在于其形式的简单而内容的深邃。在追求诗歌创作艺术中这种简单深邃的“隐秘性”过程中,弗罗斯特筑起了一座在美国诗歌史上风格瑰异的艺术大厦。
——黄宗英 
 
  弗罗斯特诗歌中的自然大体上可归纳为审美愉悦的自然、神秘可怕的自然、消解异化的自然、产生异化的自然、比喻象征的自然、对照社会的自然、创作灵感的自然、宗教色彩的自然。
——张叉
 
  弗罗斯特把反讽作为基本的思维方式,巧妙织进诗歌的内在结构中。他善于运用苏格拉底式反讽、戏剧反讽以及由不可靠叙述引起的言语反讽等策略,造成表层语码与深层语码的矛盾甚至悖反,从而赋予诗歌以多重涵义;他注重把反讽提到形而上的高度,即借助宇宙反讽思考世界是否存在终极真理、人类追寻自我价值的意义以及如何使自我在充满悖论的人生中保持平衡等。弗罗斯特诗歌中的反讽策略造就了其幽默风格,诗人以幽默作为洞察和理解世界的方式,同时也是自我防御和解脱的方式,能够使自我的精神获得对于现实的超越。
——苏晖
 
  弗罗斯特一生不喜欢附庸理论,也反对将自己归入任何流派。他反对他人将自己称为象征派诗人,却称自己的诗歌为图征。
——区鉷、罗斌 
 
  弗罗斯特诗歌表现出诗歌的象征主义、区域性、通俗性和传统性几大主要特点。这些特点在其诗歌中的表现形成了弗罗斯特诗歌创作的风格与个性,也为弗罗斯特赢得名誉奠定了强有力的基础。
——赵彤 
 
  弗罗斯特是一个正统基督徒但他自己又说他的宗教情怀不正统,正统与非正统矛盾统一于诗人的思想与情感深处:矛盾于如何看待上帝,统一于对基督教义包括对上帝的理性认知。弗罗斯特的宗教观是面向现实人生的宗教观。弗罗斯特的眼光不投向天国,而投向现实人生。人应该努力主宰自己的命运而不应该将自己的命运寄托在上帝身上,不应该奢望上帝在人间实施公正与仁慈。弗罗斯特面向现实人生的宗教观并不意味着他真的反对基督教,他反对的是不分是非、不辨善恶、盲目、迷信地进行偶像崇拜,反对不关注现实人生而关注虚无缥缈的天国。这其实是对宗教意义真正的了解和认知。
——李海明
 
  弗罗斯特的诗歌,大多以乡村为背景,具有自然主义风格,传统价值观的理念认知,并富有一种返璞归真的气质。因此,他的诗一方面描写了大自然的美和自然对人类的恩惠,另一方面也写了其破坏力以及给人类带来的不幸和灾难。弗罗斯特诗歌风格上的一个最大特点是朴素无华,含义隽永,寓深刻的思考和哲理于平淡无奇的内容和简洁朴实的诗句之中。这既是弗罗斯特的艺术追求,也是他事业成功的秘密所在。
——阿翔
 
 
 
自白:
 
1、我当年的选择几乎都是不自觉的。我不知道自己在世界上有没有一席之地,而且我也不选择席位。我本能地拒绝属于任何流派。
 
2、我本能地不属于任何团体。我有朋友,但是分散各地。你知道我本来可以……当时庞德每个礼拜有一天下午和福休特等人聚会,成员中一度还有休姆。他们每周聚会,改写别人的诗。
 
3、我最讨厌史蒂文生的论调,说什么要尽力模仿别人。那对美国教育的危害比什么都大。
 
4、诗歌如不讲韵律,就像打网球不设拦网一样。
 
5、对英语诗歌而言,抑扬格和稍加变化的抑扬格是唯一自然的韵律。
 
6、“要是我走那条未选择的路,也许我就不会这般痛苦?”诗人写出了漫长人生路中的种种迷惘、惆怅。
 
7、他们经常问我:“现代诗人是什么?”我时常回避这个问题,但是有一天晚上我说:“现代诗人必须是向现代人说话的人,不管他是活在哪个时代。这是一种说法。倘若他活着,而且向现代人说话,那么他就”更现代了。”
 
8、艾略特的写作传统还不像庞德的那么远。在我看来,庞德很像一位法国抒情诗人,或者几位法国抒情诗人的综合。我不懂古法文。我不喜欢自己不懂的外文,也不读翻译。而庞德应该是懂古法文的。
 
9、每个人都受他当时科学的影响,不是吗?有人注意到,我的书中到处都有天文学的影子。
 
10、科学是人类最伟大的探险,向物质世界的探险。探险是我们人类的本钱,人文科学是对我们人类最好的描绘。也许科学家想要提醒他们的学生,人文科学描绘在科学中探险的人,而科学对于这神描绘的贡献只有一点点。也许在心理学或其他类似的方面会有贡献,但确实只有一点点。因此,科学家为了提醒学生这一点,就把他们一半的时间拨到人文方面。这似乎有些不必要,他们一直为我们和纯科学担心。其实,他们最好是尽力钻研自己的科目。
 
11、我不希望艰深。我喜欢玩弄——喜欢恶作剧,但并不是什么都非晦涩不可。
 
12、如果我们有足够的想象力,就可以打垮俄国优。我想说:“也许我们是用狄金森”打赢内战的。”我们甚至不晓得她在那里——可怜的小东西。
 
13、牺牲、冒险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刺激,一旦把它们从世界抽离,当诗人就不冒险了,我打赌一定会失去许多虔诚的人。他们就是因为冒险才从事这一行的。
 
14、我一直接受大学和其他地方的好处。这实在是美国的优点:我不必向任何给我钱的人道声谢。诗人一直都是乞丐,学者也一直是乞丐,只不过他们把乞讨的苦差事推给校长。
 
15、我把诗看成是表演,把诗人看成是有本领的人,就像运动员一样。诗人是表演者,你在诗中可以做的事很多。比喻、语调随时在变。
 
16、有人说诗是才智的精髓。一定要有才智才行。我还要说的就是,每个念头,不管和诗有没有关系,都是联想的功劳:眼前的事物勾起你心底的事,你几乎不知道自己知道那些东西。把这个和那个摆在一块,就成了。
 
17、作者不流泪,读者不流泪。作者不惊奇,读者不惊奇。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