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加里•斯奈德

 
简介:
 
  加里•斯奈德(Gary Snyder,又译:司奈德、施奈德、史耐德),20世纪美国著名诗人、“垮掉派”代表人物之一,散文家、翻译家、禅宗信徒、环保主义者。
  1930年出生于美国旧金山。
  1940年代中期,从高中开始,不断发掘自己对文学的浓烈兴趣和先天禀赋;一度移居到美国西北部,在父母的农场工作,后期入里德学院。
  1951毕业于里德学院,获得文学和人类学学位;毕业后从事过伐木工、护林员工作。
  1953年进入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师从著名学者陈世骧,学习东方文化和语言。
  1955年10月7日,在标志着“垮掉的一代”文学正式诞生的旧金山六画廊的诗歌朗诵会上,他《草莓宴席》一诗,正式亮出了“垮掉的一代”作家的身份。
  1956年,致使他东渡日本(到1968),出家为僧三年,醉心于研习禅宗。
  1958年,翻译的寒山诗最初于发表于《常青评论》,在当时流行的三个版本中,在美国的影响却最大、最流行。
  1959年,斯奈德出版了他的第一部诗集《砌石》,尚未引起人们的注意。
  1965年,加上他翻译的24首寒山诗,以《砌石与寒山诗》为名再版后,才渐渐引人注目;还出版诗集《山河无尽》(Mountains and Rivers Without End) 。
  1968年才回到美国,定居加利福尼亚州的西艾拉•内华达山区,同时埋头于文学创作。
  1969年回到美国后,与日本裔妻子定居于加利福尼亚北部山区,过着简朴的生活。
  1974年,诗集《龟岛》(Turtle lsland)出版。
  1975年,《龟岛》获得了年度普利策诗歌奖。斯奈德是是“垮掉派”目前少数仅存的硕果之一,也是这个流派中诗歌成就较大的诗人。
  1984年,与美国著名诗人艾伦•金斯伯格作为美国作家代表团的成员一起来中国访问,终于一圆他30年来的亲临“中央王国”之梦。加里•斯奈德曾说,中国文化、文学对他的影响,在五六十年代是百分之八十。并拜谒寒山寺。
  1985年他成为加利福尼亚大学戴维斯分校的教授,同时继续广泛地游历、阅读和讲学,并致力于环境保护;赵毅衡翻译的《美国现代诗选》收录了他的十来首诗作。
  1997年,获得伯利根诗歌奖(Bollingen Poetry Prize)和约翰•黑自然书写奖(John Hay Award for Nature Writing)。
  1999年,出版散文集包括《大地家族:对即将到来的佛教革命的叩问与记录》。
  2003年他当选为美国诗人学院院士,先后出版有十六卷诗文集。
  2009年,受北岛邀请参加香港做国际诗歌节。
  2015年11月13日至15日,“生态诗学、绘画诗学暨加里•斯奈德研究”国际研讨会在湖南大学举行。研讨会由我校外国语学院、湖南大学加里•斯奈德研究中心共同举办,吸引了国内以及来自美国、日本、韩国、葡萄牙、芬兰的近两百位专家学者参会交流。
 
 
著作:
 
主要诗集有:
  1959年,第一部诗集《砌石》
  《砌石与寒山诗》(1959)
  《神话与文本》(1960)
  《山水无尽头》(1965)
  《僻野》(1968)
  《观浪》(1970)
  《龟岛》(1974)
  《斧柄》(1983)
  《留在雨中:1947年至1985年未发表的诗》 (1986)
  《没有自然:新诗选》(1993)
  《无终的山水》(1997)
  《加里•斯奈德读本》(1999)
 
散文:
  《大地家族:对即将到来的佛教革命的扣问与记录》 (1999)
  《真正的工作:1964年至1979年间的访谈》 (1980)
 
中译:
  《盖瑞•斯奈德诗选》(杨子译)江苏文艺出版社2014
  《禅定荒野》(陈登、谭琼琳译)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4
  《山河无尽》(谭琼琳 译)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6
  《砌石与寒山诗》人民文学出版社2018
 
 
评价:
 
  他的前期诗属于美国“垮掉的一代”,后来由于在荒野自然中流浪,学习东方禅宗,翻译中国寒山诗歌等经历,他的诗也逐渐多元化,基于美国民族后现代人格精神,进而融入了东西方文化气质,尤其是生发到生态学,在人与自然万物之间感悟诗意。他在中国特别是学术界影响较大,两次到中国香港交流,内地也有有关他的研究机构,但还不能说全面,翻译也有待充分展开。
——《诗歌周刊》
2018年11月27日
 
 
  他是美国的寒山。
——杰克•凯鲁亚克
 
  加里•斯奈德自己的精神食粮除了佛教和东方文化以外,也包括印第安神话。在他看来,人们并未真正发现美洲。他们像入侵的流寇,占据了这块土地,卻根本不了解它,也不知自己身在何处。面对美国主流文化,他提倡一种亚文化群,反对垄断,重视交流、回归自然。按他的说法,亚文化群深深地植根于四万年的人类历史中,而腐朽的文明只是一种病态的幻象。
——北岛
 
  加里•斯奈德在《禅定荒野》里面曾经这样说:“文化多元性和多语言性乃是全球的共同规范。我们在世界性的多元化与深层地方意识之间寻求平衡”。他反对狭隘的民族主义,认为整个人类应该“在适当的位置重获民族自决权”。当今世界有个现象让他愤怒不已,大量的人为了自然与生存在流血流汗地工作着,“然而,真正掌握权力的却另有其人,这些人日进斗金,打扮得光鲜亮丽,在一流的大学受过极好的教育。无论男女,他们一边享受着美食,读着高雅的文学作品,一边却试图让毁灭世界的投资与立法齐头并进”。加里•斯奈德的这种愤怒难道不也令我们警醒吗?!
——钟文
 
  斯奈德的诗歌创作“大胆 地避开抽象概念,用一系列具体的意象勾画这个物 质世界的轮廓”,斯奈德的“诗学与现象学本体论有 着很大程度的相通之处”。
——耿晓谕
 
  禅宗为斯奈德提供了 观物认知的哲学基础,而简约、含蓄、立象尽意的中 国古典诗歌则启发他找到了相应的语言表现模 式。
——刘生
 
  诗歌、佛教和生态问题对于斯 奈德来说是三而一( 或曰三位一体) 的,不可分割。 他的诗歌和诗论中既有佛教因素亦不乏生态观 念。
——耿纪永
 
  在斯奈德的生态诗学里,诗歌是将 人与自然融合的载体。
——林大江
 
  斯奈德对生态的重视,与他对“有情众生”的认知是分不开的。他甚至把“有情”的概念扩展到“无情”的范畴。比如一棵树是不会流泪的,岩石、山川也是不会流泪的,他把它们都看作有情的生命体,都应该得到爱惜和保护。自然是一个可循环的生命系统,破坏了部分,就破坏了全部。他对自然的感恩之情,在《为伟大家族祈福》里有充分的流露,在这首诗里,他感谢大地母亲,感谢植物家族,感谢空气,感谢野生动物,感谢水,感谢太阳,感谢伟大的天空。这首诗采用了印第安人的一支莫霍克人的祈祷词的形式。显然,他希望他的感恩之情能被这些伟大家族的成员感受到。
——杨子
 
  斯奈德作品的显著特点是强调生态、强调各种文化元素的融合并有很明显的东方文化印记。……自然观方面,斯奈德接受道家“道法自然”的观念。社会观方面,斯奈德接受道家“朴”和“静”的生活观、“反战”和颂扬“女性”的观点。美学观方面,斯奈德认同道家强调真实描述事实、通过直觉达到人与自然和谐统一的观点。
——刘娜
 
  加里•斯奈德一直既在垮掉派之中,又在垮掉派之外。斯奈德与“垮掉的一代”的契合表现在继承美洲印第安文化和美国传统文化,对中国文化的共同追求上;超越之处则表现在他的生态思想和对中国自然审美观的再吸收上面。
——梁晨
 
  他的生态诗歌创作对世界生态文学的发展产生了巨大而深远的影响,他作品中的生态思想对当代美国乃至世界的生态主义思潮、对生态区域主义运动产生了重要的推动作用。
——高歌
 
  斯奈德以自己的诗歌创作、诗歌翻译与诗学理论,全面地建构了一种具有美国当代特色的禅宗诗学。这种诗学的主体观念是一种对现代化社会中人与自然的理想主义境界的守护精神。
——徐文
 
  斯奈德,不仅以其卓越的文学成就享誉世界,更以其独特的生态意识和对大自然的无限热爱被佩特•科佩基(Peter Kopecky)誉为深层生态学的“桂冠诗人”。作为生态保护的卫士,斯奈德秉持多元文化理念,吸收各类文化,包括北美大陆充满生态智慧的印第安文明,形成了自己独特的生态思想。 印第安母文化对诗人的孕育,印第安原住民追求与自然共生,与历史同行的生态思想,以及原始朴素的生态艺术审美,是斯奈德颇具地域特色的深层生态学和生态诗学的重要成因。
——逄华 
 
  他从第一部作品《砌石》(Riprap,1959)开始,就在尝试整合东、西方文化之精华。他跨越了东西方古老文明以探寻生态多元和文化多元的互动,挖掘不同民族、不同文化的生态智慧,力求古代人类文化与现代文化的交汇贯通。
——洪娜 
 
  然而,斯奈德的作品在中国完整引进的却并不多,尤其这本散文集,是第一次在中国引进出版——虽是经典,也是新章,只要翻开便能发现它的价值。
——编辑推荐
 
  毕竟斯奈德属于西方人,在东方的经历有限,对寒山诗缺乏中国人独有的精细体味揣摩,难以将禅境英译出来。因此,在两种语言间,文化语境不同,成功转换源语的禅境几乎就是一句空话。本文这里略以拙论,并不决然断定禅境之不可译性,问题在于可译到何种程度。斯余功仍尚须今人与后人同偕致力。
——吴宗会、左淑华
 
  从《瓦尔登湖》到《沙郡年记》,美国一直有自然文学的书写传统,这种传统同时强调“荒野实践”的态度。加里•斯奈德的《禅定荒野》(the Practice of the Wild)便是这一传统的继承之作——他深入土著村庄、雪山林地,甚至前往日本参加临济宗的佛教修行,而后才书写出了有关荒野文化的深刻思考。
——媒体推荐
 
 
自白:
 
1、有诗人声称,他们的诗旨在通过语言的棱镜来显示世界。他们的计划是有价值的。也有作品看世界而不借助任何语言的棱镜,而是将那种看带入语言。后者一直是大多数中国诗和日本诗的方向。
 
2、世上有可行之路,也有不可行之路。后者不能称之为“路”,只是“荒野”,因为那只是一整片可“去”,却无人前往、无目的地的旷野。
 
3、真正有经验的人,有修养的人,也能从平凡之事中体验出一份快乐。这样的人会把在家里或办公室里枯燥的工作想象得和登山一样,充满挑战和乐趣。
 
4、其实,这就是我们的道。当然,道也可自行完成,因为当一个人自性圆满,身处于一个完美现实、完全虚幻的境界时,谁会愿意用开悟之心去交换蒙蔽之心呢?诚如道元禅师喜欢的说法:“行即道”。
 
5、当我们明白,“完美之路”井非是引领大家通往易辨之地,从而抵达某一目标的胜利终点之“道”时,这就更容易理解了。登山运动员攀登顶峰的目的就是领略壮观之景,体验合作之情,经历艰险之苦。
 
6、然而,在很大程度上,是“道”引领你抵达山顶,让你亲临未知,邂逅惊喜。
 
7、非唯世界有水,水中亦有世界。非水中有如是,云中亦有众生世界,风中亦有众生世界,火中亦有众生世界……草中亦有众生世界。
 
8、原始佛教秩序之结构是受到释迦(意为“橡树”)部族管理方式的启迪而构建的。这个小型共和国有点像美洲易洛魁土著居民联盟,实行民主投票制(加德,1949, 1956)。
 
9、佛陀乔答摩是释迦族人,故被尊为释迦牟尼,“释迦族之圣贤”。所以,佛教的僧伽就是仿照一个新石器时代社团的政治形式而架构的。
 
10、人类的时尚与服装的多样性,以及流行文化的不断变化,是一种象征的形态,仿佛人类是在刻意模仿鸟身上的颜色和图案。特别是来自高度文明的人对分离与差异有着清晰的想法,用多种方式宣称自己“脱离了自然”。
 
11、作为一场竞赛,这可能是无害的。(人们可以设想一下,脊索动物会这样说:“我们是进化进程中质的飞跃,大概完全超越了迄今为止的所有生物。”)但至少这种认为人类有特殊命运的说法,可视为无用的、种类繁多的理论中的一个案例(奥卡姆剃刀原理)。然而,人类对自然造成了危害。
 
12、大凡见山水者,依种类而异……有见妙花为水者,然其非用花作水。饿鬼以水见为猛火,见为脓血。龙鱼见水为宫殿,见为楼台……有见水为森林,见为壁者。
 
13、人间见水为水者……故随类见诸水者,非他,乃依水之透脱也。
 
14、龙鱼视水为宫殿,当如人见宫殿,不见水之流也。若有旁观者告其“汝之宫殿即流水”,龙鱼定如我等今闻“山流”之说,忽而惊诧。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