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里•斯奈德的诗

(23首)

 
洞中的火光
 
一整天蹲在阳光中,
一手转动钢砧,
一手拎着四镑重的手锤
砸下来。
一小时三英寸
花岗岩山石
小径上的四方块。
上边,庇尤特
山的峭崖颤动。
我已汗流浃背。
为什么今天要不停地想起,
一份石头山上的活儿
酸痛的双臂
骡子的蹄印
弓起身子的盲目的天空
正午睡在
长满蛇鳞的桧树的枝干下边
于是心灵
进入钢钻尖端
手臂落下
犹如呼吸。
峡谷,在那
钢钻的支点上震颤——
我们在十二英寸深的地方填满
乳香般的
炸药。
洞中的火光!
洞中的火光!
洞中的火光!
把撞针塞进去。
穿过尘埃
和溅洒的碎石
漫步,回来时发现:
两手、双臂还有双肩
全都自由了。
 
 
烧掉小小的的枯枝
 
烧掉从
茂密地展开的
白皮松上
落下的
枯枝。
一百个夏季
融雪 岩石 和大气
在缠结的枝头发出嘶嘶声。
山岭上的花岗岩:
里特尔山——
黑岩老了一大截。
天鹅座,天鹰座
迎风的火焰
 
 
从西埃拉回家
 
深夜醒来,撒尿,
挡住那奔来的冬日星辰,
生火
到了寒冷的黎明它还在闪烁。
在湖里把煮玉米糊糊的锅洗干净
马粪上的霜
一只灰悭鸟偷看营地。
整个早晨都去卡车那儿
装花岗岩,
和兰伯氏松的树苗。
下到滚烫的平原。
圣华金,货车上的墨西哥男人。
冷雾
草席的气味
海边一杯
绿茶。
 
 
八月在野营地,迪克·布莱沃来访
 
你蹒跚一千英里
从北边的旧金山
徒步登上山腰,在云中走了一英里
那小屋——惟一的一间——
被野草围住
草地和雪野,几百座山峰。
我们躺在睡袋里
谈了半夜;
电缆线上的风,夏天山里的雨。
第二天早晨我把你
送了那么远一直到悬崖,
还把雨坡借给了你——雨水穿透了页岩——
你走下了雪野
在风中飘着
最后一次挥手道别 半个身子藏在云雾中继续徒步
纽约已近在眼前;
我背对自己的群山,在远远的,
远远的西部。
 
 
滚滚涌来的暮色
 
纽波特,俄勒岗——滚滚涌来的暮色——
九月里沁凉的大海气息,我
看见菲尔·怀伦带着那么多食品
穿过一个脏兮兮的地方,那儿满是
运木材的卡车,猫和
集材工人
眼睛盯着地上。
公共汽车经过时我喊了一声
但他依然盯着地上,
十分钟后我带着书和行囊
敲他的门
“我想你没准就在那辆巴士上”
他说,然后
把那些吃的全都拿出来给我看。
 
 
火车上打盹
 
公文包,膝盖上边
紧绷的吊袜带
偷看胖乎乎的一小截大腿
随着列车的减速颠簸,歪斜
眼睛
闭上。嘴巴张开。
年轻的少妇睡得辛苦
疲倦的工人们
在加速和减速中猛地东倒西歪
前方信号灯
为这趟特快亮起
它只停一站
到站时他们才从迷迷糊糊中
惊醒。
 
 
致SANCHI的一位石头姑娘
 
在冰冷的草丛中半睡半醒
夜雨轻弹槭树,
在一只倒扣的黑碗下
在平地
和一个颤动的斑点上
比星辰还要小,
它占据的空间,
只有一粒种子那么大,
像鸟的头骨一样是空心的。
光芒飞越了它
——从未留下踪影。
一块稀奇的风吹雨打的巨岩,
老树干全都变成了石头,
劈开岩石找到宁静。
所有爱恋的
时光:
血肉之躯的两个人变化着,
紧抱在一起,门框
杂物,枪柄
凝缩于一块沧桑的碎石。
一碰,
这梦就突然动起来。是真的:
它会永存。
 
 
雨季前一个禁酒日
 
昨夜醉酒了
前天夜里也醉了
谈天 嚷嚷 狂笑,也许
我该一直呆在家里看书——
“行行好别把我一个人丢下——
跟我一起干点什么!”
房东的儿子
透过后墙的一扇窗户听见我嚷嚷。
星期天早晨,十一月,长着红色羽轴的
鸟群蜂拥在桃树
之上扑动
打开双翼
展示白得眩目的脊背
红雀们啄开了饲料盘里的种子。
可别逼得太近——
我猜今晚我还得醉。
整整一年,从雨水到紫藤,
和杏树开花,通宵唱歌,
睡在地板上,
逃避内华达山里的工作
那儿偏僻又威严
冷雾,干燥,
果树的叶子一片片落下。
很快又要下雨。
烧树叶的气息。
橙红的浆果,鲜红的浆果
一只突然跳起的猫
——我认识他——
蜜蜂箭一般地冲进一朵花
这温暖的禁酒的一天
我不知道我跟大伙说了些什么
 
 
更好
 
大叔,哦大叔
七十只狗
哦蜈蚣
在床上蛰我
长满红叶的樱桃树起风了
理由很多
公牛你是
太黑了。
柿子
太胖了 这棵树它的
枝条弯得太厉害。
 
 
诗是怎样来找我的
 
它跌跌撞撞,绕过
夜里的巨大砾石,受了惊吓般
停脚在我篝火的范围以外
我去迎接它,在那光的边界上。
 
 
禅寺秋日拂晓
 
昨夜观看昂宿座
月光里,呼吸如烟
痛苦的回忆像从胃里涌上来的食物
卡住喉咙。
我打开睡袋
铺在走廊席子上
在秋夜的繁星下。
梦中你出现
(这是九年当中的第三次)
野蛮、冰冷,指责着我。
我羞愧地醒来,感到恼怒
没有必要的内心斗争。
天快亮了。金星和木星
我第一次看到
它们靠得那么近。
 
以上 刘川 译
 
 
 
佩特谷上
 
到正午时我们清扫
完了最后一段路,
在高耸的山岭边
在溪流上面两千英尺
到达山隘,越过
白色松林,花岗岩肩头,
继续前行到一片
雪水浇灌的绿色小牧场,
边沿长满白杨--高高的
太阳强烈地直射下来
然而空气却凉爽。
在颤抖的影子中吃一条
冷冷的煎鳟鱼。我窥视
一道闪亮,发现一块
黑色火山玻璃石--黑曜岩--
在一朵花旁边。手与膝
推动着丝兰,千万个
箭头的残余
在一百码外。没有一个
好箭头,仅仅是在一座除了夏天
就总是下雪的山岗上的剃刀片,
夏天的肥胖的鹿子之地,
它们前来扎营。在它们
自己的足迹上。我跟随我自己的
足迹来到这里。拾起冷冷的钻头,
鹤咀锄,短柄锤,和
炸药袋。
一万年。
 
 

 
岩崩上的阳光的压力
以令人眩晕的踏跳的降落旋动我,
桧树阴影中,一潭鹅卵石嗡嗡作响,
一条今年的响尾蛇的细舌闪忽,
我跳跃,嘲笑它那盘卷的石色身躯--
被暑热猛捣,从岩石上跑到下面的
翻滚在拱起的墙下的小溪,把整个
头部和肩头全部浸入水中:
完全伸展在鹅卵石上--耳朵轰鸣着
睁开冷痛的眼睛,面对一条鳟鱼。
 
 
薄冰
 
二月里,在漫长的
微风后的一个暖和的日子
走在古老的伐木路上
在苏马斯山下
砍下一根桤木拐杖,
穿过云层俯视
努克萨克那湿漉漉的田野--
踩踏在一个冻结到
道路那边的池潭的冰上。
它吱嘎作响
下面的白色空气
迅速逝去,长长的裂缝
突然冒出黑色,
我那装有楔子的登山靴
溜滑于坚硬的滑面上
--如同薄冰--突然感到
一条古老警句变得真实--
冻结的树叶的瞬息,
冰水,和手中的拐杖。
“如履薄冰--”
我回头向一个朋友叫喊,
薄冰破裂,我掉进去
八英寸。
 
 
穿过雨
 
那匹木马伫立在田野里--
一棵大松树和一间厩棚,
然而它伫立在开阔地里
屁股迎着风,被溅湿。
我在四月试图抓住它
骑上裸背奔驰,
她蹶蹄,狂奔而去
后来在山岗上倒下的
桉树的荫影中
啃吃着新发的嫩苗。
 
 
京都:三月
 
几片轻盈的雪花
飘落在虚弱的阳光中;
鸟儿在寒意中歌唱,
墙边的鸣禽。李树
紧裹而寒冷的花蕾就要开放。
月亮开始
初露,西边的一线蒙胧
在暮色中。木星在半路上
高悬在夜间沉思
结束之际。鸽子的鸣叫
如同拨动的琴弦声。
黎明时比坚山顶端
一派白茫茫;清澈的空气中
城镇周围那冲出沟壑的
绿色山岗锋利,
呼吸带来刺痛。带霜的
屋顶下面
情侣分离,离开被褥下面
那温和的躯体的缠绵的暖意
打破冰冷的水来洗脸
醒来喂他们所爱的
孩子和孙子。
 
 
流水音乐
 
树下
云下
河边
沙滩上,
“大海之路”。
鲸鱼 海路的巨兽--
盐; 寒冷的
水; 冒烟的火。
蒸气,谷物,
石头,木板。
骨锥,毛皮,
竹钉和竹匙。
未上釉的碗。
一根束发的带子。
超越伤口。
坐在阳光下的岩石上,
观看老松树
挥舞
在令人盲目的精细的白色
河沙上面。
 
 
流水音乐二
 
流动的清溪
流动的清溪
你的水对于我的嘴
是光芒
对于我干枯的躯体是光芒
你流动的
音乐,
在我的耳里,自由,
自由流动!
我的内心
有你。
 
 
松树冠
 
蓝色的夜里
霜雾,天空上
月亮发光
松树冠
雪蓝色地弯曲,隐退
入天空,霜,星光。
靴子的吱嘎声。
兔迹,鹿迹,
我们知道什么。
 
 
斧柄
 
四月最后一周的一天下午
教卡伊怎样抛掷战斧
转动一半它就插入树桩。
他想起战斧的头
没有柄,在商店
去拿它,想把它作为己有。
门后的一根断掉的柄
长得足以作斧柄,
我们按长度刻划它,把它
与战斧的头
还有工作斧一起拿到木砧上。
在那里我开始用战斧
给旧斧柄造型,最初
向埃兹拉·庞德学到的警句
在我的耳里鸣响!
“伐柯伐柯
其则不远”。
而我对卡伊这样说
“瞧:我们将通过核查
那我们用来砍它的工作斧柄
来给战斧柄造型--”
他明白了。我又听见:
在公元四世纪陆机的
《文赋》里--序言中
说:“至于
操斧
伐柯
虽取则不远”。
我的老师陈世骧
多年前就译出并讲授它
而我明白了:庞德是斧子,
陈是斧子,我是斧子
而我的儿子是斧柄,很快
再次重新造型,模型
和工具,文化的技艺,
我们延续的方式。
 
 
留在苏窦山了望台上的诗
 
我,诗人加里·斯奈德
五十三岁时在这道山岭
和这块岩石上呆了六周
看见了每个了望台所看见的东西,
看见了这些群山四处移动
又在海面上终止
看见了风与水破裂
头角分叉的鹿子,鹰眼,
而当祷文述说时,了望台会死去?
 
 
岁月
 
岁月好像翻滚得
越来越快
我干得越来越努力
男孩长得越来越大
种植着苹果和樱桃。
在夏天赤脚,
在冬天穿胶靴。
小男孩躯体
柔软的腹部,细小的乳头,
肮脏的手
如今草丛穿过
橡树叶和松针而来
我们将再种植几棵树
又观看夜空转动。
 
 
我们与所有生物一起发誓
 
吃着三明治
在树林中工作,
一只母鹿啃吃雪中的睡菜丛
相互观察着,
一起咀嚼着。
一架比莱飞来的轰炸机
在云层上面,
用咆哮充满天空。
它抬起头,聆听,
一直等到声音消失。
我也如此。
 
以上 董继平 译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