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航的诗帆

特约组稿:大可 撰稿:宋曙光
  一晃,黑色海诗社已经建社八周年了。在当年的成立大会上,我曾经寄语黑色海诗社,希望他们能够努力创作,争取多出人才、多出作品。今日,他们青春的面孔依然年轻,那些曾经充满期盼的目光,也仍然保持着原有的热情,这是最令人感到欣慰的。我对黑色海诗社寄予厚望,是因为他们有“背景”:丰沃的大港油田是他们创作的根基,当然,这是指他们有着得天独厚的生活基地。其次,是他们无“靠山”:从社员到社长,一水儿的写诗人,既没有所谓的官,也没有什么大款,都是凭借着作品参加诗社。八年来,黑色海诗社“涛声依旧”,不仅没有无谓减员,反倒是依旧入社者众。
  这是很不容易做到的。黑色海诗社应该算是一个青年诗歌群体,尽管他们当中的一些人的实际年龄,已经超过了五十岁,但是,他们的心态、激情和爱诗的程度,全然没有那种年龄上的差别。我曾经想,像黑色海诗社的这些写诗者,如若能够保持着青春朝气,他们写诗的年龄将长久停留在青年时段,从而达到诗歌创作的高寿命。这样说,是想证明仅仅短暂的五年时间,这些年轻人便以不懈的进取精神,取得了令人骄傲的成绩,诗歌创作的整体实力已经日趋成熟,初期显现的青涩、稚嫩已然褪去,展露出具有个性的然而又形成和声的群体性优势。这当然是黑色海之名的果实,也是丰硕的黑土地的孕育,给了诗歌以优良的生长环境。
  黑色海诗社扎根在大港石油基地,因此要经受盐碱、风沙、雨雪的考验,这种优良的栽培环境,成为诗歌良种受孕的基因,五年的生长期不算长,但毕竟也经历过了五轮春夏秋冬,是优种,还是稗子,已经初现端倪。更为让人欣喜的是,黑色海诗社的成员还在不断扩大,新生力量为黑色海诗社注入了勃勃生机,这是诗社在经历五年生长期之后,步入更富期待期的重要原因。
  八年来的重要收获,就是诗社成员们的诗歌创作。这八年间,他们的作品走向全国各地的报纸、刊物,影响力日益提升。特别是2015年6月18日,《天津日报·文艺周刊(诗歌专版)》为黑色海诗社开辟专版,集中刊发了诗社13名学员的39首诗作,我在编者按中曾说:“在当下社会,这些诗作者面对各种诱惑不为所动,却能够静下心来写他们心爱的诗歌,让心灵葆有一方净土,这是一种多么难能可贵的精神追求。正是出于对油田生活的热爱,才孕育了他们诗歌的胚芽。他们的诗歌从不同角度、不同层面、不同感受,写出了对生活的思考,对人生志趣的寻觅,真诚得令人感动。他们用纯真的音质,回报这片黑土地的馈赠……黑色海诗社将以无可替代的青春歌吟,宣告大港油田青年诗群的崛起——正是年轻诗人们的歌唱,给了我们未来生活最具魅力的向往!”
  黑色海诗社能够在短时间内取得如此成绩,特别重要的一点是,诗社成员中有了属于自己的领衔人物,他们逐渐响亮的名字,代表了黑色海诗社的整体形象,在外界,只要有人提及某某、某某某等人的作品,就会听到这样的回答:他们是黑色海诗社的!
  正因为年轻,所以创作力旺盛,黑色海诗社在诗社成立五周年之际,编纂了他们的第一部诗集《黑色海诗社建社五周年庆典诗歌汇编》。为了确保质量,诗社坚持以高标准选稿,并非每个诗社成员都能保证有作品入选,择优选稿、以质入选。
  当我们打开诗集,阅读第一位作者的作品所产生的感觉,会一直延续到诗集末尾的最后一首诗,这种新鲜感令人振奋、赞叹、感动。诗集中的部分作者我比较熟悉,此前读过并刊发过他们的一些作品,有些人还是我们《天津日报·文艺周刊》的重点诗歌作者。阅读诗集中的诗歌作品,让我再次享受到读诗的愉悦。同时,说明这些诗作具有一定的艺术含量,在经过时间的淘洗之后,依然散发着诗歌的魅力。其中,阿蒙的石油诗,让我感到了别一种新意。这种女性诗人的石油题材作品,感觉不输男性诗人的豪放与旷达,石油的元素已深入骨髓,血液里奔流的是父辈的坚韧与信念。阿蒙的诗歌创作步入了成熟期,她对事物的观察和理解,显示出作者独有的诗意与深度。
  大可始终保持对诗歌创作的高度热情,因为执著,他为诗的题材俯拾即是,这无疑开阔了他的视野和胸怀。在此创作旺期,他追求诗的美感、表述的深刻和情感的真诚,这样的创作态度,是迅速提升作品质量的前提,也是烘托意境、精用诗句的先决。
  惠儿的诗歌感情丰沛、多富新意。凡有个性的诗人,他们的作品都是“原创”的。这种“原创”,是说诗人的语言原原本本都是自己的,没有借鉴过任何人、任何其他作品,这样的诗才是全新的,每每读之,往往会令读者感到“惊喜”。惠儿有这样的基础和潜质,她的想象力已经显示出实力,她对生活的提炼有自己的精度,努力保持、提供生活的原味和本味。
  红杏的写诗经历相对较长,他步入诗坛的初衷,可能就是对青春的向往,对亲情的感恩。他的诗作先写石油,后写爱情,再写生活,都保持了同一的高度。不论哪种题材,在红杏笔下,都凸显了人生的追求,而且情意真挚,把握到位,表露了一位诗人热爱和拥抱生活的情怀。他创办黑色海诗社的用意,简单而又单纯,就是想带领身边的年轻朋友,读诗、爱诗、写诗,用诗歌装点生活,赞美生活。这种引领与举荐的作用,就像远航中高扬着的一片诗帆。
  此外,像启林、胡庆军、左文义、侯建英、贾启香等人的诗歌,同样具有鲜明的特色,他们都是黑色海诗社中的佼佼者,他们用自己的诗作,讴出了心中之情,写出了爱之所系,他们是生活的歌者,是生活之诗的追求者。这当然也包括一些新面孔,在《黑色海诗社建社五周年庆典诗歌汇编》中,正是这些更加年轻的新面孔,让我们看到了未来——黑色海诗社的未来。不管今后的路如何坎坷难行,是否有风有雨,这些写诗的年轻朋友都会坚定地走下去,因为心中怀有爱,人生路上便会有诗歌相伴相随……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