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三首

阿蒙



云端之外
 
这么多的生活,守着渐渐变凉的露水
碰疼手指的结,总在月圆时想起——
天空清澈。心是允许流浪的
云端之外,翅膀未腐烂之前
拼凑一生的碎片,让它们破茧成蝶
飞起来,飞起来:我会悄悄爱上
屋顶上升的炊烟,河水承载的浮萍
以及那些数不清的尘埃。我们一起
把茂密的种子,撒进松软的光阴
还有裸露的额头。在那之前
我要活成幸福的模样……
 
 
稻草人
 
我说,我有一种存在的身份
我有足够的理由,扎进生活的土里
我说灿烂,我说盛开
蜂飞碟舞的良辰里,一些动人的面孔
轻而易举地填满那些无边的暗夜
 
我说,我向往春天和爱情
越来越温软的空气里,浓烈的颜色涌上来
从此我义无反顾,铺天盖地的思念
 
我说,我属于傀儡的物件
鲜活的众生在我眼前倒下,疼痛的细节
把我死死地钉在这里。一切归于沉寂
我只能束手就擒,把自己拆解成裸露的词根
等待着,为下一场演出搭台布景
 
 
黑光
 
一簇簇,闪烁滑动
在日子的褶皱里,刺冷的风
裹挟走了拥挤的影子。锣鼓声
酣畅淋漓,唤醒上千的亡魂
是的,关于社火的记忆
一直停留在村南边的墓地里
据说,来世的路上一定要有光亮
那么多的火种,从村子两头
幽暗的街道开始播撒,平日里
再熟练不过的姿势,此刻
变得小心翼翼。那些在泥土里
躬身的咳嗽,快速或者缓慢的事物
“一些上路时就渴望的声音,会唤起
身体里的波澜,让你变成另一个人”
社火团团的盛开,隔着黑暗
人们用肉体的样子,抱紧了自己
 
阿蒙,黑色海诗社成员,中石油作家协会会员,天津市作家协会会员。有作品发表在《诗刊》、《星星》、《绿风》、《诗潮》、《诗林》等,曾获天津市“劳动文学奖”、“鲁黎诗歌奖”、全国石油系统文化大赛奖。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