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三首

紫荆



七月,我在那片海等你

 
格桑开了
开成那片海
开成女儿家守望的海
当马奶酒的醇香
濡染了阿妈的头巾
马头琴的长调
开始托举这深沉的夜
 
篝火唤醒天幕上的星
一颗颗闪着银光
坠入流萤的躯体
歌声从草尖出发
缠裹了套马的汉子
一阵阵撩拨着微酣的柔情
无法停止的长裙
摇曳甩摆着自己的弧度
划过记忆   抵达未央的城
 
洁白的毡房前
交错的辙痕延伸着你远行的距离
一簇簇的银莲花成了期待的眼睛
于是我躲进黯黑的一角
悄悄掖好鬓边初生的白发
攬住这场那达幕的欢腾与喜悦
静静的
在七月的草甸
在 那片海
等你……
 
 
人生若只如初见
 
带着我们的约定上路
只为那轻轻一瞥
我在轮回的栈道
走了八千流年
只为一个清浅的眼神
我在日月的经纬爬行
 
带着我们的约定上路
春秋更迭
你怀里的虎耳草老了么?
老成一把日子了么?
无人的街道
我开始悉数那些花
如你一样的花
 
夜雨暴虐了尘世
让我更想做一只篙
撑开这冰冷的雨线
向着你的城前行
无外乎那些眨动的眼
我  只想在那条路上
与你面对面
亦或擦肩
 
 
如果赐我来生
 
总是仰望青槐
看那洁白的花
蛱蝶般
落在童年的掌心
如今仍唾手可得
却没了那年的味道
老外婆说
是这花走了性情
所以才缺少香与甜
 
风起了  花落了
仿佛天使折翼
碎满一地
走过她们身旁
脚步轻轻
我不敢去惊扰这最后一梦
当生命的作别
变成一种无缘由的分手
那无论欣喜与哀伤
都和这场荼靡的花事无关
 
于是某年某月的某一天
我在佛前祈求
当今生最后的自己化成一粒尘埃
那请赐我来生是一颗花种
我要把一生的颜色开尽
无论是在盛夏还是寒冬
 
紫荆,女,70后,原名韩荣娟,黑色海诗社成员。作品先后刊发在《天津日报》、《天津文学》、《每日新报》、《天津工人报》、《泰国中华日报》、《天津青年报》、《天津农民报》、《大港文艺》、《作家导刊》、《境界》、《滨海文学》、《草地文学》刊物。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